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团圆——关于幸福的一次记忆  

2007-02-12 09:3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团圆——关于幸福的一次记忆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7年第一期:团圆)
 
 
徐淑卿  
曾经任台湾媒体记者
现供职于台湾大块出版公司
 
  对我来说所谓幸福的定义
  在那一天就已成型
  只要有一本好看的书
  有好朋友一起小酌聊天
  就是再愉快不过的事情
  我日后所追寻的快乐
  不过是不断的
  重复那天下午的情景
 
 那一年弟弟在家乡结婚,按部就班的完成仪式后,一场卡拉OK大会就于焉开始了。看着平常拘谨腼腼的亲族长辈,拿起麦克风却可以毫无怯色的引吭高歌,这种场面让我感到十分稀奇,然后我被一个戴着墨镜的老者吸引住了,他用日文演唱着姜育恒曾翻唱成国语的“跟往事干杯”,唱得荒腔走板却仍非常坚持的唱下去,我趋前问母亲他是谁,意想不到的是,他是我幼年心目中风度翩翩的邹叔叔,现在他不但已届望七之年,而且双眼几近全盲了。
 邹叔叔是父亲的小学同学,在日本取得博士学位后,就在当地行医,每年只有农历年过后会返台省亲。虽然在我小学的时候,父亲因为工作关系经常不在台湾,但是邹叔叔每年只要回到故里,不管父亲在不在,他都会到我家看看,好像这样也满足了他对好友的怀念之情。
 有一年,他照例到我家坐坐,非常意外的,他得知父亲刚好休假回来,于是他决定多待一会等父亲回家。好友即将相会的兴奋也感染了我,我看着妈妈忙进忙出的准备西点小蛋糕,也看到爸爸遇见邹叔叔时意外又高兴的神情,爸爸立刻拿出他珍藏多时一直舍不得喝的黑牌约翰走路,两个老朋友开始举杯对酌起来。
 这时我上到二楼躺在榻榻米上,看着刚从学校图书馆借来的《三剑客》,我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如此快乐过。在我平淡无聊的少年时代,戏剧性的时刻并不太多,偶尔有些脱略平常的欢乐,也像水面的波纹一样,总是迅速回归寂静,所以平淡对我而言一直是这么漫长,欢乐却是特别易逝的东西。但是那一天,快乐却毫不吝惜的接踵而来,它不仅是看到朋友惊喜欢聚的兴奋,还难得借到一本好看的书,期待吃到一块大人平常舍不得买的小蛋糕,对我来说,这个不寻常的下午,让我第一次产生了幸福感觉。
 过了一会,爸爸把我叫到楼下,邹叔叔给了我一块蛋糕,爸爸好玩似的倒给我一小杯威士忌,我喝了一口,一股热辣直到肚里,两个大人看着我怪异的表情都哈哈大笑起来。多年之后,我其实是一个不喜欢吃甜食,喜欢葡萄酒但不喜欢威士忌的人,可是对我来说所谓幸福的定义在那一天就已成型,只要有一本好看的书,有好朋友一起小酌聊天,就是再愉快不过的事情,我日后所追寻的快乐不过是不断的重复那天下午的情景。
 研究所快毕业的时候,父亲去世了,距离农历年只有几天。农历年后,邹叔叔照例回到台湾,他跟妈妈说要和我们一起吃晚饭,然后他要求留一个空位,好像父亲仍然活着似的,正跟我们共进晚餐。但是在我的感觉里,这个空位与其说是顽固的佯装一个逝去的人其实并未逝去,还不如说是坦白承认自己生命的一部分已经被抽离了,因为你失去了一个见证你早年生活之人,也因此你失去了一个可以跟你共同回忆之人,这样的失落被具象成一个空荡荡的位子。这也是邹叔叔给我最深刻的印象之一。
 没想到过了几年,邹叔叔已露出衰老之态,而且渐渐走入黑暗的世界中。一曲《跟往事干杯》,让我想起许多小时候的事情,我想对他来说,唤起的恐怕是更深的回忆之雾吧。一曲终了,我前去跟他敬酒,他想起我当时正在报社工作,于是问我在报社工作的理想是什么?我瞠目结舌,不知如何言简意赅的回答“理想”这个东西,更何况已经很久没想到这件事情了。他看着我的窘态,也就笑笑的不再多说什么。那是我最后一次看到他,而且在我不安的预感里,恐怕也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