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团圆——留守儿童的团圆权利  

2007-02-09 09:0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团圆——留守儿童的团圆权利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7年第一期:团圆)
 
子非鱼 《新京报》副总编兼文化版主编
 
 这个曾经拥有巨大农业人口的国度,有着悠久的牧歌式的田园生活历史,那些四世同堂或者五世同堂的历史已经在一瞬间粉碎,伴着畸形的黑洞式城市化发展方式。青年的夫妻们被吸入黑洞之内,而他们的儿女和父母,成为黑洞之外零星散落的遥远星辰

 因为两家的老父今年身体都出了大问题,我和先生不时要奔波在回乡的路上。
 先生父亲84,正是中国老话中生命里的一个大关口。老人有三个儿子,这一向竟然都不在身边,为官的尚好,只是在省里宦海漂游,为商的就天涯处处了。老人固守乡土,孩子们的孝道只能是常回家看看。然而乡土已经不是传说中那个温暖可靠的所在了,虽然距离省城只有一个小时的车程,生活医疗设施却是千差万别,并且,当然,不会有古典小说中常说的避居乡间的神医可以延请,所以儿子们回乡,最大的心事就是求医问药。城乡差别之大,不在享受层面,而在生存层面,这是苦恼之一。
 我的父亲比较起来尚“年轻”,不到70岁,所以还愿意来京城一趟。不过也就仅此一趟而已,在一家“享誉全国”的医院里忍受了近一个月的检查再检查,等待再等待之苦后,老父认为除了检查的机器是新的,并没有听到任何新的来自医生个人优质经验的结论,而高昂的费用令他不能理解,也不愿让儿女负担,匆匆一趟,又回去了。医保不能跟人走,这是苦恼之二。
 老人生病,总向单位告假,则是苦恼之三。按照现行的休假制度,父母是四年才需要探望一次的,这样的规定不知道究竟有什么道理,而它竟然执行了这么多年。国学这么热,要试探他的基础体温,却又那么冷。借问那些教孩子们背《弟子规》的“国学家”们,“首孝悌”中的“孝”字在现行制度下究竟有什么意义?有没有人从制度的层面来考虑一下孝的可能?恐怕这对国学在当下的商业价值没有什么用处,故而为国学者可以忽略不计吧。若再想深一层,所谓“父母在不远游”等等怀旧的团圆律令,即使有人愿意倡行,在不赶上全球化这班车就被全球化抛出游戏跑道的残酷生存法则中,又有多少人能够情愿为了与父母团圆而自我遗弃在生存线上?
 然而这样的苦恼和那些留守乡间的孩子们的苦恼比起来,又变成了无病呻吟。不管怎么说,我,以及像我这样的城市人,和父母之间还有细密的线索牵连着,团圆,只不过是想和不想的问题,或者说,是一种容易和更容易之间的烦恼。如果你知道,在中国的农村,有大批孩子一出生就注定要被抛给祖父母,而他们的父母从此变成汇款单上的一笔笔数字,你的烦恼又算什么呢?
 一些社会学家已经花了很多年来研究中国农村的留守儿童现象。确切地说,是留守儿童和留守祖父母现象。到目前为止,这个现象仍然仅仅只是现象而已,没有被作为巨大的社会问题和潜在的种群危机得到制度层面的重视。这个曾经拥有巨大农业人口的国度,有着悠久的牧歌式的田园生活历史,那些四世同堂或者五世同堂的历史已经在一瞬间粉碎,伴着畸形的黑洞式城市化发展方式。青年的夫妻们被吸入黑洞之内,而他们的儿女和父母,成为黑洞之外零星散落的遥远星辰。
 《实话实说》不久前访问了《千里寻母记》的DV作者——一位农村的普通母亲田嫂,她看到身边很多被父母抛下的孩子,过着痛苦而孤寂的生活,心生大悲悯,自任导演,要为这些孩子拍一个片子,《千里寻母记》。现在,这部影像模糊的DV作品竟然成为盗版碟市上的俏销商品,感动了无数有类似经验的观众。一位片中的母亲看到后,赶回乡下,抱着自己的孩子痛哭失声,她发誓不再离开自己的孩子。而在田嫂真诚而单纯的梦想里,她拍这部片子的目的就是唤回那些抛下孩子和父母的人们,让孩子们能够有一个团圆的家庭。
  生逢这样的时代,团圆何其有幸。
 而这个时代和其他缺乏团圆的时代的最大区别是,这是一个经济如此高速发展的盛世,翻开历史,只有战乱会导致全社会性的“无家别”。
 或许是皇权统治过久,中国人历来有身不由己的惯性。官员们宦海漂浮,不知道明天会被派往哪片王之土;商人们操持“贱业”,朝不保夕;皇权更替,每一次都是百姓离乱的根源。团圆在中国的文化里就这样一直被神秘的气息笼罩。自从东坡先生一阙“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团圆更仿佛天上的月亮一样,带有宿命的形状。
 对于这种宿命,人们的态度一般而言是认命。缠绵者说“相见时难别亦难”,乐观者说“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团圆的神秘与虚无来自哪里?来自人们普遍无法掌握命运的现实。
 面对那些失父失母的孩子们,我们可不可以说,团圆本是一种权利呢?我们可不可以不要让他们在宿命中等待?他们今天没有可以依靠的父母,明天会信任这个社会吗?他们会成长为什么样的人群?而这样的人群,自上世纪末以来,已经是多么庞大的一代。
 原谅我在新春之际谈这样沉重的团圆话题。这样的话题离城市读者的阅读期待可能太远。但是,能够读到这篇文字的你们是如此幸运,可以选择团聚,也可以选择分离,可以遗世独立,也可以夜夜笙歌,可以声称热爱田园,也可以选择闹市而居。对这样的你来说,是否自由、分居这样的话题更有吸引力呢?
 愿你能够因为这篇文章想一想广袤乡土上的真实人间,愿你平安,珍惜你能够拥有的团圆。无论何时,我们应该坚信,团圆是这个世上最美好的字眼。
  评论这张
 
阅读(3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