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团圆——月上柳梢  

2007-02-08 09:1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团圆——月上柳梢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7年第一期:团圆)
 
 
陈子善
一九四八年生
曾任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讲师
文学研究所现代文学研究室主任
现任华东师范大学图书馆副馆长
台港文史研究中心副研究员
长期致力于中国现代文学和台港文学研究
对现代文学史料的整理和考索尤为擅长
编著计有《遗落的明珠》
《中国现代文学侧影
《郁达夫文集》、《郁达夫研究资料》
《回忆郁达夫》、《知堂杂诗抄》
《知堂集外文》、《闲话周作人》
《梁实秋文学回忆录》《私语张爱玲》
《作别张爱玲》、《董桥文录》等四十余种
 
 如果把上元看作中国的情人节,与二月十四日的西洋情人节先后辉映,倒也新颖别致。春节如果缺少了上元,那实在是太乏味了

 中国的春节大概是世界上最复杂最漫长的民俗节日了,从除夕(大年三十)、元日(正月初一)、财神日(正月初五)、人日(正月初七)到上元日(正月十五,又名元宵)等等,一个接一个,几乎半个月之久都在过节。如果凑巧,立春日也在正月十五日之前,那就更热闹了(今年立春很早,立春之后半个月才是元日)。正如去年十二月十六日我所接到的一个手机短信所说:“祝你五天后元旦快乐,三十九天后立春快乐,四十九天后情人节快乐,五十二天后除夕快乐,五十三天后大年初一快乐,六十七天后正月十五快乐,总之,永远快快乐乐!”这六个祝愿中,只有二月十四日的情人节是洋节,如果元旦算是中外合用,那么剩下四个就是地道的中国“国粹”了。因此,春节大有文章可做,是完全可以申报“非物质世界文化遗产”的,至少应该未雨绸缪。否则,再像端午节那样让韩国捷足先登,那就真的要愧对列祖列宗了。
 而今春节已成为中国人团圆节的代名词了。外出务工的,跨海经商的,异地求学的,都会在此时开始一年一度的人口大流动。辛苦了一年,尽人子之孝,享天伦之乐,本在情理之中。除夕吃年夜饭,看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更成了千家万户每年一度的必做功课。但任何事一旦形成模式,千篇一律,就乏善可陈了。近年我已不看联欢晚会,面对那些声嘶力竭、插科打诨的歌星影星,再大牌,对不起,我不奉陪了。其实,春节的含义丰富得很,我现在感兴趣的是春节的“煞尾”上元日。
 上元一过,春节方算正式结束。“上元盛事,厥为张灯”,张灯始于唐而盛于宋,“火树银花,自宵达旦”,难怪有宋一代的诗词以上元为题材的,不知凡几,最著名的也可说是我最喜欢的,有两阕,一为北宋欧阳永叔的《生查子》:“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另一为南宋辛稼轩的《青玉案·元夕》,最后两句已是千古绝唱:“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现代作家作品中,当然也有以上元节为题材的,施蛰存就有短篇小说集《上元灯》,蒋山青有短篇小说集《月上柳梢头》,女作家赵清阁也干脆以“月上柳梢”作为她惟一的长篇小说的书名。
 被誉为“带有北方的豪爽,但并不显露,兼又揉和了南方的温馨”的才女赵清阁至今鲜有人研究。她在抗战期间不但与老舍合作了话剧剧本《桃李春风》和《虎啸》等,更与老舍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恋情,赵清阁为此终身未嫁。这段爱情佳话,不,应该说是苦恋,现在已不是什么秘密了。她的《月上柳梢》是一九四五年出版的,其时她与老舍的关系已经发生了微妙的转折,小说虽然写的是抗战,但联系到“月上柳梢头”的出典,不能说没有一点寓意在内。至于她另外还写了剧本《此恨绵绵》,寄托就更明显了。
 据赵清阁和老舍共同的好友赵家璧先生生前见告,老舍和曹禺一九四六年初应美国国务院美中文化合作计划之请联袂访美,因《骆驼祥子》英译本的成功,老舍留在了美国,设想今后专事英文著述,并把赵清阁也接到美国,为此他曾与赵家璧多次书信往还(可惜这些重要信件在“文革”中被抄走,至今下落不明)。以至一九四九年大陆天翻地覆,老舍并不在国内,当时另一位名作家冰心则在日本。周恩来对第一次全国文代会上冰心和老舍两位共产党的老朋友的缺席深表遗憾,有关方面不敢怠慢,立即把冰心夫妇和老舍恭请回国。老舍的回国,也就意味着他和赵清阁爱情的终结,无法团圆了。他毕竟不能像郭(沫若)老那样风流任性。尽管他后来在一九五五年四月二十五日致赵清阁信仍以亲密的“珊”相称(这封信刚刚在二零零六年十月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的《沧海往事——中国著名作家书信集锦》中披露,“克”和“珊”是赵清阁根据英国E.勃朗特名著《呼啸山庄》改编的剧本《此恨绵绵》中相爱的男女主人公安克夫和安苡珊的简称,老舍和赵清阁当时通信以“克”和“珊”相互称呼,这是他们之间恋情的铁证),尽管他后来在一九六一年贺赵清阁生日的对联还是写得那么深情款款:“清流笛韵微添醉,翠阁花香勤著书”。
 本来是写上元节的,不想笔一滑,竟然写到了赵清阁和老舍的爱情。但上元与人有关,与情有关,与团圆有关,却是自古皆然,无可否认的。前年有人提议七夕(乞巧节)为中国的情人节,固然理由十足,去年各地商家也已闻风而动了。但是,如果把上元看作中国的情人节,与二月十四日的西洋情人节先后辉映,倒也新颖别致。春节如果缺少了上元,那实在是太乏味了。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