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公社&斯基——公社、凯宾斯基和Siedlung  

2006-12-07 09:15:00|  分类: 2006年文章精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社斯基——公社、凯宾斯基和Siedlung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6年第十一期:公社&斯基)
 
文//张大川(奥地利)维也纳音乐学院钢琴系毕业
曾获得企业管理硕士、媒体管理硕士
2000年至今担任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投资与技术促进处,项目办公室(UNIDO-ITPO)副主任职务,策划过很多艺术和设计展览。最近出版的新书有《Heterotopias》等
现任《I LOOK世界都市》杂志主编

还有很重要的一个特点是Siedlung不会用墙和守卫把社区和公众分开,那里的街道、草坪和游乐场都是向所有市民开放的,它因此被看作是一片和城市之间互动的空间
 
      当我收到一封邮件让我写一篇关于“公社”和“斯基”的文章时,我对这个主题感到一些困惑。它们听起来都给我一种社会主义的感觉。“公社”是一种大家在一个范围内一起居住的社会概念,社区的概念。回想起我的童年时代,第一次和凯宾斯基的接触是源于音乐。我是伴随着音乐长大的,父亲是一位音乐老师,母亲经营着一家乐器店,妹妹是一位专业竖琴师,凯宾斯基非常早就进入了我们的生活,也许甚至是在我上幼儿园之前。展览会上Mussorgskijs的画像、Tschaikovski的著名芭蕾舞剧“胡桃夹子”和Schwanensee变成了我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每个夜晚我们都会聚在一起听父母讲述古典音乐背后那些引人入胜的故事。
      五年前当我收到“长城脚下的公社”的开幕邀请函时,它还只是个公社,和凯宾斯基没有丝毫的关联。终于,在2006年秋天,著名的凯宾斯基加入了公社,凯宾斯基集团来管理这个全新的建筑瑰宝,使它成为北京最令人关注的酒店。回到我成长的祖国奥地利,那时我住在一个叫做“Siedlung”的地方,从某种角度上说和社会主义的社区很相似。所以当我第一天看到公社的时候,就立刻想到了我们欧洲的Siedlung。Siedlung的概念基本上就是一个带有花园和狭窄街道的房屋群,里面的交通由于房屋间的街道比较狭窄而受到限制,通常汽车的最高时速是每小时30公里。这样允许了社区里的居民带着他们的孩子在街上散步,孩子们可以踢足球,还可以在没有快速行驶的汽车的危险下学骑自行车。Siedlung和你在北京看到的别墅之间最大的区别在于:Siedlung里包括各式各样的房子,每一栋都有着自己独特的风格,因为每一栋房屋也许都是不同的建筑设计师设计的作品。还有很重要的一个特点是Siedlung不会用墙和守卫把社区和公众分开,那里的街道、草坪和游乐场都是向所有市民开放的,它因此被看作是一片和城市之间互动的空间。所以每当我到北京顺义去拜访哪个住在有门卫站岗的社区里的朋友时,感觉总有些奇怪。那就好象你不是在天线宝宝的领土上就是在美国真人秀的节目上一样。这些统一的建筑物缺少任何一点独特的个性,它们和周围的世界相互隔离,对我来说这是新北京最不好的例子之一。但是长城脚下的公社却让我兴奋不已,在它里面有着Siedlung所有的元素。在美丽的小山谷里,那些蜿蜒曲折的小路连接着一栋一栋的房屋,这一切造就了供星期天人们散步的理想场所。不像北京的其他别墅,这里所有的房子都有它们的独特性。我坚信,所有建筑都应该是能够体现一个时代及地域特征的产物。说到时代特征,我的意思是——建筑应该是一个具体时代和当时文化的映射,根据人们当时的生活情况,建筑总能起到非常大的社会影响,这是评估一个优秀建筑的基本条件。北京的四合院是非常好的例子,因为它们和当时人们生活的时代、社会都非常和谐,而且它们很大程度上反映和影响了那个年代的社会和文化行为。但是在21世纪我们见到一个模仿当时四合院的建筑时,我表示惊讶和不可理解。说到地域特征,我的意思是——建筑必须和一个特定的地理文化背景相辉映,举个例子来说,还有什么比在东亚地区住进一座加州风格的别墅里更荒唐的事情呢?公社的建筑刚好避开了这两个错误,所有的建筑都是最新式的,他们反映着我们当代生活习惯并很好地展示了它们的地域文化特征。非常令人遗憾的是这群当代建筑并没能在北京引领一个全新的建筑潮流,现在北京的建筑两个最主要的方向还是两个不好的惯用方式:一个是“创造西方社会的生存环境”,现今你甚至可以选择不离开北京而住到世界上任何风格的房屋里;另一个是在去年变得很强烈的“让建筑回到仿造的清朝四合院里”。很难说这两种潮流哪个更坏。
      今天,公社和凯宾斯基集团联手合作将Siedlung打造成一个酒店,这就会保证公社在将来变为一个社交的场所。五年前,我曾经很担心这些别墅会卖给私人,因为那样公社将会从公众的视线中消失。私人的房屋拥有者对他们安全的担心及对他们房屋建筑的着迷都会毁掉Siedlung的概念。现在的公社已经正式成为了一间酒店,被一家国际酒店管理集团运营,对我个人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消息,因为我再和来看我的欧洲朋友去游长城的时候,我们将拥有了一个永远的歇脚之地。对于我那些来自欧洲的朋友来说,长城永远排在他们参观地点列表前面,而对我来说那里真的让我很头痛,因为中国人和欧洲人旅游的习惯存在非常大的差异。第一,去长城的哪一部分:欧洲人喜欢最真实的事物,他们喜欢看长城最原始的部分;第二,他们相对于中国人来说,参观的速度是十分慢的:因为一次旅行不仅仅应该是到达一个地方和照几张照片的事,而是一次放松和激发灵感的体验。当他们游览名胜古迹的时候,他们希望能在附近找到一家好的咖啡店或饭店让他们坐下来休息与交谈。如果你到巴黎或维也纳旅游的话,你会发现任何景点的旁边都有很多供你休息的咖啡店和饭店,相对于中国不同的旅游文化来说,旅游者们很难在中国找到一个幽雅的环境放松一下。所以,毫无疑问,看长城最好的地方就要数公社主建筑的露台上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