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公社&斯基——静得能听到思想的声音  

2006-12-06 11:15:00|  分类: 2006年文章精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社斯基——静得能听到思想的声音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6年第十一期:公社&斯基)
 
文//张建星,天津市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社长兼总编辑
 
我看山,山看我。此间感觉,爱意无限,难以言传。山与我之间所有的交流都无须表达。很从容很深入也很知己。黄昏的时候,坐在楼下的客厅,一面墙的落地窗,远处是山,近处是树,还有草和野花含蓄的铺陈眼前,似乎一切都静止了,似乎没有一点声音。城市的喧嚣没有了,人与人之间必要的和不必要的交流没有了,只有远山凝重而安静地注视着你,像注视着一个脱掉所有伪装,失去所有欲望的灵魂,那种安静,那一刻的安静,似乎真的能听到思想的声音
 
      我这个人重情念旧。好的朋友总要重复喝酒,而且总要喝大;好的地方总要重复徜徉,而且总要感动。比如斑驳的枫桥和那橙色的千年古刹寒山寺,比如嘉里中心的炫酷,比如我贫穷的老家山西忻州,比如报道敌军宵遁的井冈山和黄洋界,比如巍巍宝塔山、滚滚延河水的圣地延安。再就是长城脚下的公社,前后已经五次。
      第一次的时间忘记了。潘石屹请了一大帮很酷的红男绿女,云集公社。印象最深的不是一晃而过的公社,而是张欣。深深感到老潘占的最大便宜,或者说干的最有眼光的事,不是延庆水关那片长城脚下的山林,更不是建外SOHO,而是拥有了笑容灿烂,阳光无比的张欣。于是想到,占有土地,攻城拔寨,一城一地的得失太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占有人,占有人定胜天的人。于是想到,做项目老潘虽然还不能算世界顶级男人,但做男人因为有了张欣应是顶级男人了。朋友都说老潘好福份呵!
      第二次去是参加《新周刊》的一个颁奖活动。长城依旧,面孔依旧,内容生动依旧。但因为夜黑风高,又是在极为封闭的山林之中,又是在可以想像千年撕杀,碧奴洒泪的长城脚下,所以,较之《新周刊》以往极尽豪华的造榜活动,公社里的活动因为多了些野性,让北宪、陈彤、书新之流居然拼起酒来,也有了一点点男人的磊落和大度。于是感悟,不但时势造英雄,氛围和场景有时也能造点英雄。
      第三次是公社二期开业的一个酷似群众运动的大型派对。各路贤达一律洒脱,各色服饰一律很靓。印象最深的是洪晃那一头比秋天山里柿子还要成熟丰满的发型,还有老潘和张欣点燃的类似1871巴黎公社的火炬,还有那枚实在别致、实在能勾起许许多多温暖回忆的红五星。
      于是,这个“十·一”,这个中秋,我便在最温暖的阳光下,陪着母亲和家人躲进了老潘的公社。我住在崔恺大师(潘语)设计的“看与被看”,母亲住进不用爬楼的客厅如家乡田野般开阔的“家俱屋”,另外的朋友统统身陷公社标志性建筑的“手提箱”中。那是长城的初秋啊,加上公社二期也全部完成,加上沉下心来安安静静休息,安安静静地陪陪母亲,安安静静享受一下秋日的阳光、北京的阳光、长城的阳光,此番的感觉和心情是大不一样了。首先是被点缀在长城脚下、绿岭之中的各种全新设计的建筑感染了。你先是被一种最近十分流行的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情境感动。之后,你是被一种实在伟大、属于人类灵感设计的巨大诗情所感动。此情此景,才让我真正体会到为什么说好的建筑是凝固的音乐,真正感到设计的进步才是一个民族最富诗意、最富人性、最富美感的进步。因为热爱,我曾有两次芬兰之行,第二次我才知道芬兰吸引我的除了他那种真正的自然和谐之外(似乎连芬兰人的性格都是自然的一部分了),还有芬兰那些伟大的感人至深令人难忘的设计。这之前,我曾在《SOHO小报》上读过崔恺的短文《格调》,如今,再读长城脚下的公社,再住崔恺的“看与被看”,我相信,一个好的建筑师一定首先是个真正的诗人,然后才是一个富有灵性的设计大家。而一个好的开发商,土地和建筑对他的全部诱惑,肯定不仅仅是利润,而是创造的激情,而是充满诗情画意的作品,而是给我们的城市和生活留下一些值得永久品味永久珍藏的东西。因此,最近一次,第五次来长城脚下,来公社,我请了天津规划局局长雨来兄。我知道雨来对设计的热爱和偏好已达到无微不至,渗透在他的全部工作和生活中。我们夜宿竹屋,之后,参观了大通铺,森林小屋,两兄弟,怪院子。雨来兄很专业很真挚的感慨是:所有的房子都象从山林里长出来的一样。一语破的,甚为经典。于是雨来兄再次在我眼前高大起来,我便获得了鲁迅先生当年《一件小事》中的感悟“甚而至于要榨出皮袍下边藏着的‘小’来”。
      住在公社,住在“看与被看”。对于我这个天天疲于奔命,无比勤奋工作的人来说,真是一段很美好很美好很诗意很诗意的时光。二楼主卧的大窗,迎面便是一片青山,一片蓝天。每天醒来,长时间地拥被呆坐,长时间地看与被看。我看山,山看我。此间感觉,爱意无限,难以言传。山与我之间所有的交流都无须表达。很从容很深入也很知己。黄昏的时候,坐在楼下的客厅,一面墙的落地窗,远处是山,近处是树,还有草和野花含蓄地铺陈眼前,似乎一切都静止了,似乎没有一点声音。城市的喧嚣没有了,人与人之间必要的和不必要的交流没有了,只有远山凝重而安静地注视着你,像注视着一个脱掉所有伪装,失去所有欲望的灵魂,那种安静,那一刻的安静,似乎真的能听到思想的声音。那是一种只有心灵才能感觉到的声音,才能感悟到的声音,才能心领神会的声音。从远方来。
      那几天,我总是这样静静坐着,像窗外的那些树,秘而不宣,神情怡然。偶尔想到了海德格尔的“人要诗意的栖居”,想到他老人家的林中路,想到了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和西贝柳斯的《芬兰颂》,想到了全部的唐诗宋词,想到了我忻州老家那些老泪纵横的祖屋,还想到了几年前长兄般的柳传志反复对我说过的,许多事情要想明白,看到底。
      长城脚下的公社真的很静。它所有的设计,所有的露台,所有的林间路,还有那断断续续厚厚实实的古老长城,沉静而无言。很美很美呵。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