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非畅销—— 一次发言  

2006-10-24 13:35:00|  分类: 2006年文章精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非畅销—— 一次发言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6年第九期:往事与未来)
推荐//严搏非  上海季风书园创办人、董事长兼总经理 
     历史是一门万古长新的学问,不仅每一代人会有新的解读,还原真相的工作也永无止境,而历史真相则是正义、是审判
     八月初,江南炎热难挡。应南京大学出版社的邀请,到浙江溪口参加《中华民国史》的座谈会。到达的当晚,有一个小型会议,除了《中华民国史》的主编、各撰稿人和与会的主要学者外,就是我们十几个书店的代表。主会者突然袭击,要我和苏里发言,临时想了几条讲,其实是对近代史研究的一些观感,记录在下面。
     在先祝贺了《中华民国史》终于出版以后,我大概讲了这样三层意思。第一层意思是:《民国史》姗姗来迟,尽管值得祝贺,但在我们这个史学传统非常发达的民族,不能不是一个遗憾。我们汉民族向来有发达的史学传统,中国的学问甚至有一多半是通过史学的方式来讲述的,以史为镜也是中国文化重人事的一个特点,但近几十年来,修史,尤其是近代史,反倒成了一件难上加难的事情,成了一件禁忌的事情,这应是《民国史》步履蹒跚、迟迟不能出版的一个原因,而即使在这部出版了的《民国史》中,各种禁忌也依然清晰可见。
     然而民国历史对我们当下的重要性却并未因此而有减少。近代中国构建一个现代国家的努力虽可追溯到19世纪中叶,但现代国家的形态却从民国始。这个努力按19世纪中叶算已150多年,从民国算起亦差不多100年。然而这个构建并未完成。19世纪初拿破仑征战普鲁士的时候,当时的黑格尔还是一个邮局职员,他走上街头去看拿破仑进城,回来后写下了:我看到了骑在马背上的世界精神。在那个时候,西方国家的现代性构建已经完成,但在中国,即使在知识精英中,究竟要构建一个什么样的现代国家到现在仍无定论。民国史中的大部分问题,仍是我们今天的问题。回过头去找,可以发现,在最根本的制度建构上,今天比起民国并未前进多少,这也是民国史乃至近代史研究的重要意义,这些研究在本质上具备天然的当下性。
     第三层意思则是希望有更多的民国史研究出来。历史是一门万古长新的学问,不仅每一代人会有新的解读,还原真相的工作也永无止境,而历史真相则是正义、是审判。古人说:孔子著春秋,乱臣贼子惧。乱臣贼子若握有国家公器,他可能不惧,但公众若了解真相,懂得历史智慧,统治者必然会有顾忌。这也是我以为的历史学的最大功绩:它可以帮助社会有多一些光明。
     讲完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