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往事与未来——怎样的未来  

2006-10-23 08:45:00|  分类: 2006年文章精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往事与未来——怎样的未来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6年第九期:往事与未来)
徐淑卿// 曾经任台湾媒体记者,现供职于台湾大块出版公司
 
   不仅是我们,千百年前的知识分子也曾不满意现实生活中的一切,他们相信最美好的时代已经定格在三代文明初启的时候,然后所经历的就是礼崩乐坏的荒芜
                                      
                                          怎样的未来
   其实,时间永远是往前走的,一天一天,你永远比昨天更为年老,每个人都知道,但并不是每个人都真实地面对它。
   我们总是油然地想起童年的某一个记忆,感觉美好的时光已经一去不返。不仅是我们,千百年前的知识分子也曾不满意现实生活中的一切,他们相信最美好的时代已经定格在三代文明初启的时候,然后所经历的就是礼崩乐坏的荒芜。
   作为一个脑子里充满了老北京意象的外地人来说,2002年我刚到北京的时候,无异正赶上一趟感伤之旅。我踏上景山万春亭,想要看到郑振铎在文章里描绘的,那掩藏在四合院千门万户里的绿海,但是,我当然不会看到那样的景致与天际线。我骑着自行车,想要循着胡同去深入老北京的血脉,在胡同深处的旧居里,去探寻一个又一个已经消逝的人的故事,而我看到的却是衰败和倾颓,即使在蔡元培故居的门口,也只剩下一堆蚊虫在门口盘旋着。屋已老人已逝,到底我在北京还要寻找什么我在文字里建构出来的记忆呢?
   最为伤感的一次,是在南池子的胡同里。邻街还保留着门面,转进胡同里头,只见一片破碎瓦砾、三两棵树,未及拆迁的民众,就在这片废墟中围聚着聊天。我顿时想到张爱玲小说中的一幕,一位军人在行军的过程中,路过一个小镇,彷佛间似乎看到他久已失联的妻子,他急忙追去,穿过了一道门,他顿时震惊得无法言语,因为这里没有人没有屋子,只有光秃秃的墙面,光秃秃的荒凉。我觉得在已经变成废墟的旧居遗址上聊天是一种残酷,但对这些居民来说也许并不如此,或者说,即使如此又能如何?对他们来说,失去了熟悉的家园,疏远了熟悉的街坊,他们可能要在城市的边界寻找新的生活,这必然是生活的巨变,而对我这个外地人来说,我看到的是时间的裂痕,这些有着几百年历史的屋宇倒塌了,时间的记忆被抹去了一角,再也不能平复,即使未来这里还是会矗立一个类似的赝品,但是时间的刻度已经永远归零了。
   我饱经折磨的伤逝情怀时常遭人讪笑,但并不容易治疗。直到有一天,我行经早已避之唯恐不及的后海,突然明白过去并不意味着以最美好的姿态从此凝固不动,而是像背景不同的舞台剧一样,每个时代的人都会在同一空间中上演不同的剧码。比如说,后海在几个朝代里,始终是饭馆酒楼云集、游客如织的乐园,因此当我们在后海眼见到处都是酒吧、餐厅,无所不在的流行音乐,俗丽炫目的霓虹灯渲染得湖面一片歌舞升平,我们不必抱怨商家唯利是图糟蹋了这样一个风水宝地,因为后海始终背负着这样的宿命,但是我们可以批评的是,这个时代的美学为何如此恶俗,所谓的繁华竟然只能用这么俗不可耐的方式来呈现。
   过去并不总是美好的,但如果现代无法创发出新颖的美感,提升或者满足人们对审美的需求,怀旧就会成为一种必然。城市的建设是如此,时尚是如此,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人生是一条拋物线,注定要面临衰老的结局,告别了青春,饱尝回忆的果实享受宁谧的晚年,这未尝不是一个稳妥的选择,但是就在生命的向晚,是不是还能选择一种更积极的未来呢?
   这里是清华大学东门科技大厦里的一家餐厅「卡拉」。几个月前一位毕业于柏克莱大学的朋友说起一件事,她认识一位曾在柏克莱中国研究中心担任图书馆馆长的戈定瑜女士,朋友都叫她Annie,她毕业于台湾金陵女中,长期以来南京金陵女子大学和台湾金陵女中的校友,合组了一个校友会,成员之间时有往来。
   Annie在即将退休的时候,和几个朋友想到了一个退休后的计划:为什么不在北京开一家餐厅,将获得的盈余捐献给偏远地区失学的女童?Annie印象很深的是,几年前她招待一批中国导演到柏克莱一家著名的热狗店用餐,导演们没吃过热狗,对这种食物觉得很新奇,也觉得很美味。Annie想,如果在中国开一家这样的热狗店,顾客们应该会很有兴趣,这样就可以把盈余捐给失学女童,而且也可以扶助下岗妇女开设这样的餐厅维持生计。本身就是树华基金会成员的Annie,一直也都参与着帮助中国失学儿童上学的公益事业,她和几个朋友都觉得这是可行之计,随后也获得在美国居住的二十二位金陵校友们的支持,于是「卡拉是一条热狗」餐厅,今年六月就在北京开幕了。
   听说这件事情后,我一直想着哪天要到这个餐厅,也许我们无法直接从事公益救助工作,但起码也应该到这个餐厅用餐,以这样微不足道的行动表达对她们的支持与敬意才是。餐厅的位置并不好找,因此在找到之前我始终非常忐忑,担心这样有理想的店很快的就消失了,幸好客人虽不多,但也不算少,听正在店里忙碌的另一位校友何钰说,靠着口碑,现在来的客人越来越多了,希望未来能够更稳定,才能展开接下来的计划。
   后来我才知道,我并不是惟一从城市另外一边专程去那里捧场的人,有位在使馆工作的老太太,得知这件事后也大老远找到这个餐厅,表达支持的心意。坐在餐厅里,我心里始终有些激动,我想到的是面对生命的方式。这二十二位校友里,年纪最大的已经八十几岁,最年轻的也已经五十五岁了,她们原本可以安享晚年,但却愿意从自己的积蓄里拿出一部分,而且得轮流飞到北京来照顾这家餐厅,她们似乎选择了更辛苦的一种生活,但却在生命的黄昏里,传递了许多火炬。她们选择帮助的对象都是女性,因为同为女性的她们知道,生活在贫困里的女童和女性是弱势中的弱势,如果没有上学的机会或是谋得一种生计,她们的一生可能就永远没有翻身的机会,能够在生命的余光里,把生存的火炬传递下去,这是多么有意义的一种晚年,而且又何尝不是一个更为积极的未来。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