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往事与未来——痛苦的清醒者:怀旧更求新  

2006-10-09 13:15:00|  分类: 2006年文章精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往事与未来——痛苦的清醒者:怀旧更求新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6年第九期:往事与未来)
 
周瑞金:
笔名皇甫,1939年10月生于浙江省平阳县。现为中国社科院研究     生院博士生导师。
1962年从复旦大学新闻系毕业分配到《解放日报》,历任评论员、评论部     副主任、主任、副总编辑、党委书记。
1991年2月至4月,组织撰写四篇以“皇甫平”为笔名的评论,开启了中国第二次思想解放运动进程。
1993年调任《人民日报》副总编辑并兼任华东分社社长。
                      
                              痛苦的清醒者:怀旧更求新
   我钦佩的一位哲人说过一句箴言:宁做痛苦的清醒者,不做无忧的梦中人。
清醒者为什么痛苦?因为他们洞悉社会发展中进步与落后并存,成就与问题交互,欢乐中有苦难,希望中有辛酸。从而,满怀忧国忧民的责任感和解决矛盾、推进历史的悲壮情怀。
   举目当今,新技术革命日新月异,知识经济之潮顺势勃兴,经济全球化、政治多极化带来世界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的变化多端,祸福难测。席卷世界的金融危机,震撼全球的恐怖袭击,民族与宗教冲突的战火突发,海啸、飓风、SARS病毒、禽流感肆虐一时……
   反观国内,改革开放推动国家发展、社会进步、生活提高,20多年经济快速增长,把全国民众带进小康生活时代。与此同时,贫富差别扩大,城乡地区之间出现鸿沟,社会治安混乱,贪污腐败横行,道德风气败坏,环境污染严重……
诚如英国文豪狄更斯在《双城记》中说的:“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
   清醒者面对如此新旧激剧变化、矛盾错综复杂的时代,产生某种迷惘、失落、孤寂和痛苦的情怀,并不奇怪。但清醒者是充满乐观的,因为他们相信自然辩证法,相信人民的力量,相信真理总会取得最后胜利,相信历史终将在曲折中前进,在螺旋形中发展。因此,那些     落后的,消极的,反面的,无奈的,阴暗的,丑恶的,必将改变、化解,必将在“否定之否定”中升华、蒸腾。
   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闹革命、搞建设,经历了三个28年。1921-1949,民主革命的28年。建立了新中国,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取得了民族解放事业的伟大胜利,中华民族终于屹然自立在世界民族之林。1949-1977,探索中国建设的28年。有过火红的年代,激越的热情,自豪的成就;也有过整人的悲惨,匮乏的辛酸,罪恶的内乱,“大跃进”、“人民公社”、“文化大革命”留下惨痛教训。1978-2006,开启改革开放的28年。党与人民冲破教条主义思想牢笼,以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破竹之势,走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以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为目标,促进社会生产力发展,综合国力提高,人民生活获得较大改善。同时,也积累了许多新矛盾新问题:下岗工人失地农民弱势群体的产生,看病贵,教育乱收费,房价高,权钱交易、官商勾结的腐败大案、要案、窝案增多,司法不公,分配不公,用人不公,等等,等等。
   面对新历史条件下的新矛盾新问题,人们往往产生怀旧心理。以现实生活中遇到的苦恼与过去经历过的某些美好时光作对比,总是发出类似“九斤老太”那种“一代不如一代”的唠叨。其实,人的心理有个共同特点,旧时事过境迁,留在记忆里往往是过去的美好的一面,以往再苦再难再揪心再懊恼的经历,在怀旧屏幕上,可能都演化成斑驳绚烂的画面,让人体味着美好和宽容。因此,怀旧,发思古之幽情,从来不能解决现实中遇到的矛盾和问题,无非徒增一些无谓的牢骚和怨气而已。
   比如,今天官场贪污腐败现象确实比过去严重,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干部清廉、干群融洽情景确实值得怀念。但是,那是在计划经济体制环境下,又是靠不断的政治运动、阶级斗争来维系的。我们今天能走回头路,按当时历史条件下的办法,来解决今天的贪污腐败问题吗?显然不能。今天,只有进一步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加强政府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加强法治制度建设,加强监督体制建设,推进干部选拔、监督、任免制度的改革,才能从源头上防止和治理腐败现象。
   再比如,今天贫富差距是扩大了,但那是在大家生活总体得到较大提高基础上的差距,就不能以“不患寡只患不均”的传统观念来看今天的差距,去怀恋过去普遍贫穷下的平均主义分配。今天的贫富差距问题是要解决的,那要从新的视角采取新的办法,如建立社会保障制度,实行社会公共品的公平分配,通过二次分配调节分配中的收入差距,等等。决不是走回头路,重新回到普遍贫穷的平均主义道路上去。
   总而言之,作为痛苦的清醒者,看到问题之所在,他会产生某种怀旧情绪,从新旧的对比中得到启迪和感悟,从而从当前实际出发,去探索解决新问题新矛盾的新办法、新道路、新良方。所以,痛苦的清醒者不是发思古之幽情的恋旧癖,不是眼睛长在脑后,遇事老是向后看、想走回头路的“申公豹”,而是求新拓新的勇敢开拓者和乐观创业者!
   当今中国,多么需要这种怀旧更求新的痛苦清醒者啊!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