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非畅销——萨义德的唯一信念  

2006-09-26 10:2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非畅销——萨义德的唯一信念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6年第八期:人说山西好风光)

 

推荐//严搏非  上海季风书园创办人、董事长兼总经理 
 
前几天和一位暑期回国访学的朋友谈起萨义德,她悲观地说道,像这样的知识分子,不会再有了。
萨义德03年去世,这个世界因之而少了一大块
 
   比较起来,萨义德在国内读书界已经有相当广泛的、甚至在大众中的知名度了,然而差距在于,他在国内更多地是被作为一个学者,而不是象在西方那样,作为一个深刻卷入公共事务的知识分子被认识。其实萨义德在他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和用他的大部分精力,从事着为巴勒斯坦的和平和自由的斗争。由此,萨义德的知识遗产主要是政治性的。然而,这些遗产的更大的根源是什么?他在一个什么样的哲学背景下有如此巨大的政治勇气、不折不挠地持续斗争?
  这本《人文主义与民主批评》,萨义德生前最后一本完整的书,使我们有机会了解这个更大的哲学背景,那就是“人文主义”,这是萨义德以坚定不移的理想公开承认的唯一信念。这本书由五个演讲组成,阅读时,你甚至能直接感受到萨义德那扑面而来的激情,他的忧患,他直面问题的勇气。演讲涉及到很多作家、思想家和他们的作品,涉及大量的历史和现实,以及正在发生的事件。萨义德在新千年开端的时候,以先知的信念声明:“重新思考、重新考察、重新阐明人文主义之适用性的这一时刻已经到来。”在这一时刻,人文主义是用来为世界承担责任的。
   书的最后一章题为《作家和知识分子的公共角色》,很可以用来做某些比照。萨义德原来写过《知识分子论》一书,但在这篇演讲中,他推翻了一些他原来的观点。他说:“我发现自己对我早先的观点作了大量的修正,并且有所补充。这些变化的核心乃是一种未经解决的紧张在不断加深,就是关于作家和知识分子究竟是否可以是所谓非政治性的,如果可以的话,如何以及在何等程度上是可以的。悖谬的是,对于作家和知识分子个人来说,这种紧张的困难在于,政治领域和公共领域已经大大扩展,以至于两者实际上已经没有边界了”。
   前几天和一位暑期回国访学的朋友谈起萨义德,她悲观地说道,像这样的知识分子,不会再有了。萨义德03年去世,这个世界因之而少了一大块。我亦同感。这是我认同的少数几个伟大的知识分子。纽约大学的欧洲思想史教授TONYJUDT曾这样谈到萨义德:在《东方主义》出版以后,萨义德哪怕只呆在哥伦比亚大学教书,直到逝世,他也是二十世纪末最有影响力的一位学者。《东方主义》已凭其本身问题的深度和阐释力,发展成二十世纪后期的一个学术分支。然而萨义德并不如此,他以巨大的道德勇气投入一场无可估量的公共服务,在美国、在欧洲,他几乎以一人之力、耗尽30年时间,撬开了西方世界关于巴勒斯坦和巴勒斯坦人的话题,让人们关注一个没有国家的民族。这让我们有这样一个体悟:胜利仍然是可能的!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