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感受碛口  

2006-09-21 09:58:00|  分类: 2006年文章精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感受碛口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6年第八期:人说山西好风光)

 
 
 
 → 刘淳
山西艺术家,作家
《黄河》杂志副主编
著有《中国油画史》
《中国前卫艺术家》等

黄河因“碛”而生险,碛口因“险”而成镇。
  碛口位于山西临县以西,背靠黄河,是黄河边上的一个大镇,镇上有一条古街老道,两边店铺林立;史料记载,早年那街市有五里长,其商行多达五百余家。是黄河流域远近有名的商区。有“水旱码头小都会,九曲黄河第一镇”之美誉。站在碛口,黄河以西是陕西的吴堡,踏过黄河,能通往陕北神木、榆林、甘肃、宁夏和内蒙等地;回首向东,可通汾阳、榆次和太原;顺黄河而下,可达永济;逆水而上,可直奔包头;你看,这水陆两地四通八达,交通如此便利,为经营商业提供了良好的天然条件。
  远望明清,碛口古镇曾是黄河晋陕峡谷中段最重要的交通口岸,西北宁夏、甘肃、内蒙古东去的各种产品必须从这里转运到内地,然后,内地的粮、棉、盐物质再由此逆水西去。遥想当年,黄河上船筏穿梭,山谷间驼铃回荡。古镇上,店铺林立,商贾云集,好一派繁荣景象。
 碛,在汉语词典中是沙石积成的浅滩。史料记载,当年黄河之水从天而降,滔滔不绝。虽来势凶涌,但碛口上游河道宽阔,水流还较为平静。没想到碛口东面一条湫水河斜刺过来,裹携着大量泥砂巨石,堆积卡塞在黄河河道里,形成当地人称“碛”的激流险滩。于是,黄河在这里被迫转弯,河道也逐渐变窄,黄河水在巨石堆里横冲直撞,落差达十五米之多,在狭长的河谷里,浊浪排空,吼声如雷。所以,几乎没人敢在此行船,所有船运货物只好转为陆地运输,就这样,碛口天然形成了黄河航运中最重要的水陆码头。据《碛口志》记载:“当年在京包铁路末建之前,每日有几十条船、筏往来停泊在碛口码头,大批西北出产的粮油、皮毛、盐碱、药材沿黄河而下,源源运至碛口,仅麻油一项,每天就卸下几万斤。然后再用骡马、骆驮运到吴城、汾阳、太原、北京、天津、汉口、南京等地。”正如当年的民谣“驮不尽的碛口,填不满的吴城。”还有“碛口街上尽是油,三天不驮满街流。”可见明清之际此地是何等的繁荣。
  早年碛口水陆交通发达,带动了经济发展,自然引来众多客商在此设店开铺,最盛时商号店肆有数百家。有人赞誉碛口的富庶:“碛口柳林子,家家有银子,一家没银子,旯旮扫得几盆子。”置身于碛口古镇的老街上,当年那些商号店肆依然清晰可辩,尤其是那些店铺的门板,被岁月侵蚀得斑痕累累,仔细望去,昔日商家的灵通古风若隐若现。
  在黄河滩向东望去,卧虎山上黑龙庙夺人视线,古镇如此风水宝地,当然应有寺庙镇守。有碑记载曰:“明时碛口因河上漂来木植,创庙三楹,祀奉龙王和风伯、河伯,‘奉为兹土保障焉’。康乾盛世,碛口商贾多次筹资维修扩建,寺庙更为宏伟壮丽”。加之寺庙所处位置最高,无论从何处而来,首先看到黑龙庙,黑龙庙成为碛口的标志,同时也彰显黄河古老文化的神韵。
 当年碛口古镇的经济繁荣也生成了独特的民居群落,那些商人发家之后在周边建起一座座大院豪宅,也许,那些富豪们没有想到,他们当年在山上筑起的宅院,当今已是人类最珍贵、最宝贵的文化遗产。如碛口周边的李家山、西湾村、白家山等,都保留着较为完整的宅院。尽管多数已是荒草遍地,但我们能想象到当年它的辉煌与气派。甚至,有些建筑多达数百余年的历史,在那些设计讲究,制作精细的建筑中,我想象着历代子孙经商有方,持家有道,家业经久不衰的景象。那高大而气派的建筑,那粗犷的窑洞豪宅,精美的轩廊楼阁,可见他们的骄傲和富有,那是他们成功的见证。可是,碛口早已从繁荣走向衰败,历史悠久的古老村落已是日益萧条,让人从内心生出几分伤感和悲凉。
  比如,在大山深处的李家山,民居建筑集明、清、民三个时期,时间跨越长达四百年之久。特别是那些建筑无论造型、风格都非常考究,特别是照壁、门楼、厦檐和窑洞门窗上,砖木雕刻,更为精细华美。那是碛口昔日辉煌的真实写照。尽管许多建筑在岁月中遭受不同程度毁坏,但风采依在,依然在寂寞的黄土高原上散发着孤傲的光芒。
  1980年代末,著名画家吴冠中先生从北京专程来到碛口,来到李家山,当他亲眼看到那些地处大山深处的民居时不无感慨的写道:“我在山西碛口附近的大山深处发现了保存完整的明清山村。从外部看像一座荒凉的汉墓,一进去是很古老讲究的窑洞,山沟曲折,依山建屋,既是窑洞又飞檐,参差错落,移步换形,是画家和摄影家的宝库。这样的村,这样的房子,走遍全世界都难以找到。”美国柯斯维辛州大学环境设计专业的终身教授董伟先生不远万里,从遥远的美国专程来到山西碛口,当他置身于碛口的古街、古镇、古铺和李家山、西湾村的民居后激动地写道:“碛口民居不仅仅是山西当地人民几百年遗留下来的宝贵文化遗产,也是人类历史上对人居环境所创下的杰出典范。它体现了人与自然、人与山地的完美和谐,最终创造出了具有独特风格的‘立体交融式’的乡土建筑。”
  在碛口,像李家山这样的古老村落、古老民居还有很多,遗憾的是,在流逝的岁月中遭到不同程度的损毁,有的是自然侵蚀,更有来自发展与建设的摧残。为此,1999年,吴冠中联合王朝闻、冯其庸、罗哲文、郑孝燮等诸多名人学者,向山西省人民政府提出建议,认为这些明清民居建筑群,质量高,类型多,村落完整,与周围自然环境和谐,在黄土高原上,具有浓郁的地方特色,它不但融合了黄河和民居文化,也体现了晋商辉煌,是黄河文化的重要见证。希望逐步恢复其原貌,成为黄土高原上两个文明建设的一颗“明珠”。但是,这些珍贵的文化瑰宝全部是国家级“贫困区”,因此,专家学者的建议和呼吁并没有引起共鸣。遗憾的是,2005年6月,山西碛口镇被定为“世界百大濒临危险的文化遗址”之一,这是世界文化基金会公布的信息,是从全球234个地点中选出的,这又是一个巨大的尴尬和悲哀。
  唯一使我们欣慰的是,同在2005年6月,国家建设部和国家文物局在公布全国第二批历史文化名镇村上,碛口榜上有名。于是,碛口开始进入一个全面保护与开发的金色时期。
也许,这是碛口唯一“生存”的希望和可能。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