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晋商与徽商  

2006-09-12 11:56:00|  分类: 2006年文章精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晋商与徽商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6年第八期:人说山西好风光)

 
 
 
  →祝大同  山西知名作家,供职山西作家协会
走过几处晋商的大院,望着壁垒森严的堡墙,穿过青砖漫地不植一草一木狭长窄小的庭院,想着除了那些可以引以为荣的事迹之外,恐怕我们真的还有一些可以反省的地方

  晋商,徽商,南北两派,水土不同,总有许多差异。
  所谓徽商,应该是指旧时徽州出身的商人,旧时的徽州辖歙县、休宁、黟县、婺源、祁门和绩溪六县,古称新安。如今的几处晋商大院和平遥古城全部集中在现在的晋中一市,王家大院在灵石静升,常家庄园在榆次车辋,曹家大院在太谷北,乔家大院在祁县乔家堡,渠家大院在祁县东关,依旧制是太原、汾州两府治下。
  晋商,徽商,南北两派,都有大钱,富甲天下。徽州人说“海内十分宝,徽商藏三分”。老西儿自信满满,“天下富家,山西三姓,徽州二姓”。
 山西榆次、太谷、祁县、平遥在山西中部的太原盆地从北向南依次排开,灵石就已经上了太原盆地与临汾盆地间的山地。说到晋商的兴起,多从明朝的“开中制”说起。
而徽州地处皖南山区,依胡适在《口述自传》里的说法因为徽州受地理条件的限制农业不能发展,为了生存,徽州人只好脱离农业生产,到城里经商。
  胡适祖籍徽州绩溪,祖上也是商人,到胡适这一辈,家里还有一个油栈,一所酒栈,与他人合伙经营着一家茶庄。“所以一千年多年来,我们徽州人都是以善于经商而闻名全国的。”胡适接着就说到了文化,“不过在经济的因素之外,我乡人这种离家外出,历尽艰苦,冒险经商的传统,也有其文化上的意义。由于长住大城市,我们徽州人在文化上和教育上,每能得一个时代的风气之先。”先生甚至扯出了朱熹。朱熹虽然生在福建南平尤溪,因为祖籍徽州婺源,而徽州古为新安郡,所以著述多署名“新安朱熹”。胡适说:“因此在中古以后,有些徽州学者——如十二世纪的朱熹和他以后的,尤其是十八、九世纪的学者像江永、戴震、俞正燮、凌廷堪等等——他们之所以能在中国学术界占据较高的位置,都不是偶然的。”这就说到了在中国思想史上曾经有过漫长而重大影响的新安理学。据说程朱理学的奠基人洛阳程颢、程颐和集大成者朱熹的祖籍都在徽州,所以程朱理学也称新安理学。
徽人虽然重商,但“十家之村、不废诵读”,所以我们今天还能觅得到婺源紫阳书院、黟县屏山书院、竹山书院、南湖书院的旧影,似乎依稀听得到千年不绝的“人心曲曲湾湾水,世事重重叠叠山”。这样才有新安理学的传承,才有徽州朴学的兴起。这样才有徽州儒生“不为良相、即为良医”的传统,自古徽州儒生从医者众多,形成了名重一时的新安医学。这样才有胡适引为骄傲的乡党,才有朱熹,才有江永,才有戴震,才有陶行知,才有黄宾虹……
黄宾虹,清同治四年黄宾虹生于浙江金华。今天金华建有占地一万八千平方米的黄宾虹艺术馆。1955年黄宾虹死于杭州,杭州栖霞岭31号有黄宾虹纪念馆,西湖边有黄宾虹的铜像。然而,黄宾虹并不是浙江人,先生是安徽歙县潭渡村人,其父是商人,“商旅金华”,经营广达布总号,先生才有机会生在浙江。先生26岁那年,父亲经营失败,返回了歙县潭渡。先生31岁,父亲去世。先生返乡盘桓十余年之久,在潭渡留有故居宾虹草堂。“南黄北齐”,先生在艺术取得了巨大的成就,要说先生的艺术传承,自然应该寻得见新安画派的深厚渊源。既然说到了画,自然应该想得到始于明代婺源何雪渔的徽派篆刻。
  比清雅枯寂的新安画派稍早还有市俗的徽派版画。明代徽州休宁胡正言刻的《十竹斋画谱》和《十竹斋笺谱》是世界印刷史上划时代的作品。有人这样描述徽派版画:“明代版画声势最为雄壮的一派,十五世纪中叶兴起于徽州府,十七世纪末发展到高峰,在海内独步一时,产量之多、种类之富、艺术性之高都达到了空前的地步。”而徽派版画的基础又是源于徽派刻书。
 有徽州巨商大贾支撑,本是地方小曲的徽调逐渐发展完善,而后才有乾隆五十五年四大徽班进京,造成轰动。再有这些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巨商大贾支撑,徽商还吃出一个八大菜系之一的徽菜。还有青山碧水间黛瓦粉墙的西递、宏村为代表的徽派建筑。自然还有徽墨、歙砚、徽派盆景……
 胡适生在上海,4岁回到徽州绩溪上庄,13岁离开家乡外出求学。胡适晚年说:“徽州话是我的第一语言。我小时用绩溪土话念的诗,现在也只能用土话来念。”翻开《胡适口述自传》,自传开篇第一句便是:“我是安徽徽州人。”只这一句,一个文化人给徽商悠悠大统轻轻地做了一个注脚,便使得徽商巨贾一派铜臭里溢出了一缕淡淡的书香。
走过几处晋商的大院,望着壁垒森严的堡墙,穿过青砖漫地不植一草一木狭长窄小的庭院,想着除了那些可以引以为荣的事迹之外,恐怕我们真的还有一些可以反省的地方。
 
 
  评论这张
 
阅读(3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