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皮皮鲁是山西人  

2006-09-05 17:18:00|  分类: 2006年文章精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皮皮鲁是山西人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6年第八期:人说山西风光)

 
皮皮鲁今年25岁,籍贯山西
 → 郑渊洁
1955年郑渊洁出生在河北省石家庄市
其父原籍山西临汾
郑渊洁从1977年开始文学创作
其笔下的皮皮鲁、鲁西西、舒克、贝塔和罗克
在中国拥有亿万读者
连成年人也被吸引
其童话被誉为"适合全家所有人阅读"
郑渊洁的童话书刊总印数已经超过1亿册
(含《童话大王》半月刊)
主要作品:《郑渊洁童话全集》33卷
长篇小说:《生化保姆》、《白客》
《智齿》、《金拇指》《病菌集中营》
《鬼车》、《仇象》等
 
  我第一次写皮皮鲁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事了。
   那时我25岁。
  1976年至1988年,我和父母“两地分居”。我在北京,父母在山西省会太原。这期间的每年春节,我几乎都去太原与父母团聚过节。
  1981年1月27日晚,我乘187次火车离京赴太原,那是一列夕发朝至的火车,晚上出发,睡一夜,次日早晨就到太原了。我还记得当时北京至太原的硬卧票价是16元。这次假期定于2月19日结束。去太原前,我决定利用这次较长的假期写一部中篇童话。
  我父母家在太原市坝陵桥南街1号,那是山西省军区的房产,院子不大,只有南北两栋楼房。北边的楼房是省军区幼儿园,南边是一栋3层小楼,每层两户,一共6家。我家位于3层南侧。这套房子有5个房间,一个厨房,一间储藏室,一条走廊,一间厕所。
  我到家后的最初几天,除了组稿就是看电影。当时我借调在北京一家刊物做编辑,外出自然身负组稿任务。到太原的次日上午,我就到山西作家马烽家向其约稿。由此可见我在假期也没忘了工作。当天下午,我和妹妹郑欣在军人俱乐部看电影《最后八个人》,如今我已记不起这部电影的任何情节了。我家离军人俱乐部很近,属于近水楼台的咫尺距离,于是,看电影就成为那个假期我的主要娱乐活动。那些天看的电影还有《情天恨海》、《永恒的爱情》、《雁归来》和《法庭内外》。这些电影如果今天再看,我估计可能“惨不忍睹”,是年代的原因吗?《魂断蓝桥》怎么就能经久不衰?
  2月5日是春节。太原过春节的风俗是串门拜年。从正月初二起,人们就像着魔似的轮番往自己认识的人家跑,你来我往好不热闹,家家都是走马灯式的你方唱罢我登场,场面全都一样:见面拜年寒喧,主人说请坐请吃瓜子花生糖果请抽烟请喝茶,客人说不吃不吃刚吃过不喝不喝刚喝完,话还没说圆乎,又来一拨客人。于是老客告辞,新客落坐,重复刚才的内容请坐请吃请喝刚吃完刚喝过……
  我家也不例外,人来人往直累得母亲抱怨说脚后跟疼。
  眼看着假期一天天过去,“非写不可”的日子逼近我了。我小时候就有一个不好的习惯,放寒假放暑假非到快开学时才突击恶写作业。这个坏习惯一直伴随着我,15年来每月写《童话大王》杂志也是这样,非到临近交稿时才狂写,直累得头重脚轻。我痛下无数次决心要摒弃这种恶习,傻子也明白每天细水长流悠哉悠哉写一点儿多从容多轻松,何必把自己搞得那么紧张甚至株连家人。我写过不计其数的当头棒喝式的“警世恒言”贴在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桌前甚至厕所提醒自己改掉“突击写作”的坏毛病。无奈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时至今日,我依然是不可救药。我曾戏言,我写得最多的不是童话,而是“痛改前非”的警示便笺。究其根源,是“车到山前必有路”这类误人子弟的格言怂恿我固守这种恶习。
  2月8日是正月初四,“车到山前”的我开始在家构思中篇童话。我想写一部专门给男孩子看的童话,主角是男孩子,其性格顽皮,爱恶作剧,但本性善良,有同情心。
  2月10日上午,我开始给这位男孩子起名。我认为童话人物的名字应该与生活中的人的名字有所区别,应该有滑稽的成分,同时很容易被读者记住。由于他是中国孩子,他的姓氏必须是中国姓氏。我给他起了大约七八个名字。在11点时,我从中选定了“皮皮鲁”。当时中国大陆有位将军叫皮定均,我由此断定“皮”是中国人的姓氏。我对皮皮鲁这个名字很满意,他既是板上钉钉的中国姓氏,全名又与普通中国人的名字有所区别,容易引起孩子们的好奇。
 2月10日是正月初六,疯狂拜年的太原人已经累得精疲力竭了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家家终于清净下来,我家也不例外。我家的客厅和书房二合一在一间房子,写字台亦在这间屋子里。2月10日下午,我趴在太原市的这张写字台上开始第一次写皮皮鲁。作品名称是《皮皮鲁外传——写给男孩子看的童话》。我写中篇作品有个规律,刚开始写时进度很慢,一般一天只有几百字,越到后边写得越快,一天甚至能写到近两万字。2月10日下午,我只写了数百字。
  2月11日,我进入了状态,写了9000字。我的写作属于即兴写作,写前虽然也有“构思”,但那构思与作品完成后的故事情节大相径庭。从这天上午起,皮皮鲁开始拽着我走,上天入地,纵横捭阖,直累得我气喘吁吁。
  2月12日又写了9000字。这时的我已是身不由己,被动地跟着皮皮鲁走。
  2月13日,我写了1万字还欲罢不能,直至感到恶心,四肢无力才放下笔。
  2月14日,我发烧了。服药休息一天,晚上退烧。
  2月15日,我完成了《皮皮鲁外传》,共计3万字。
  至此,世界上多了一个叫皮皮鲁的人。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人青出于蓝胜于蓝,如今知名度大大高于我。有时我偶尔参加社交活动,朋友将我介绍给别人,当朋友说“这是郑渊洁”时,别人无动于衷。可当朋友补说“皮皮鲁是他写的”时,对方的表情立即弃暗投明反应顿时强烈,弄得我又喜又忧。
  从那以后,我以皮皮鲁为主人公写的童话已逾百万字。现在,每个星期有数以百计的读者朋友给皮皮鲁写信,他们将心里话向皮皮鲁倾诉,还把自己的照片寄给皮皮鲁。在中国的孩子中,皮皮鲁可能是拥有朋友最多的人之一。我为皮皮鲁高兴。
  大约从1984年起,媒体送我一个“童话大王”的称谓。说实话,我不喜欢这个称谓。我喜欢的称谓除“郑渊洁”外,还有“皮皮鲁之父”。
  到了生育年龄恰逢国家推行“只生一个好”的计划生育政策,作为城里人,用笔生孩子是一种即不违反基本国策又过足了多子女瘾的妙计良方。
  皮皮鲁今年25岁。籍贯山西。
  评论这张
 
阅读(6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