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一个人的山西  

2006-08-31 14:47:00|  分类: 2006年文章精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人的山西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6年第八期:人说山西好风光)

相关文章:

SOHO中国董事长 潘石屹 在山西感受宗教和精神

经济学家 梁小民 走出煤的阴影

中国作家协会办公厅 阎晶明 表里山河的文明碎片  

《中国方域》主编 苏华 大寨:一句口号一个历史的符号 

《人民文学》杂志社副主编李敬泽 煤有了,根安在?

 → 韩石山
1947年出生山西临猗县人
1970年毕业于山西大学历史系
当过多年中学教员
现为山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山西文学》主编
出版有《徐志摩传》《李健吾传》《韩石山文学评论集》、
《少不读鲁迅老不读胡适》等著作30余部
 
这就像你
一个没出息的弟弟
你恨不得踢他一脚
腿还没有抬起
又怕踢疼了他
毕竟是一母同胞呀
你只能狠狠地跺一脚
猛地转过身去

  说一个地方如何,最好是把它比作一个人,比如苏东坡写西湖,不管水光怎样潋滟,山色怎样空蒙,若没有那句"欲把西湖比西子",我们对它总是亲切不起来。仿此,要说山西,也最好把它比作一个人,西子是不行了,没有那么青翠的山,没有那么一块明镜似的湖,怎么想象,都没有那清纯动人的姿色。一个朴实的山村汉子,头上缠着羊肚子毛巾,赶着一头老黄牛,在暮色中吼着"二人抬"归来。这图画也不错,可惜,那是过去的三晋,不是现在的山西。
  一个村妇,红朴朴的脸蛋,盘腿坐在土炕上,一针一线地纳着鞋底,等着劳作了一天的丈夫归来?
  一个年迈的教师,看着破损的学校,又看看学校旁边新建起的海鲜美食城,一腔的悲愤又一脸的无奈?
  一个时兴的农村青年,骑着一辆组装的摩托车,疾驰而来,又疾驰而去?
  一个中年工人,拿着他最后一次领到的工资,回头看看他工作了多年的工厂,满怀忧郁地离去?
   都不行。都没什么代表性。
  一副茶色的水晶石眼镜遮了半个脸,尚未撕去商标的西装袖口沾着油污,锃亮的皮鞋上蒙着一层尘土,呲牙咧嘴,侃侃而谈……我想到了一个人,或者说一个职业。这就是我的故乡,我的山西?打了个激灵,一时竟愣住了,我怨恨自己,怎么会想到这儿。
  不用费这脑子了。且往下写吧。
  三十年前,我从学校出来,分配到吕梁山里一个村子教书。大学生教小学,在那个年代不算稀奇事,有碗饭吃就行了。我的老家晋南某县,一马平川,在山西,是个物产丰饶的地方。此前从没去过山区。不,去过的,"大串连"期间去过韶山,去过井冈山。把山西的山想象成南方的山,是不会的,但山总应当是山,高高的峰峦,蜿蜒起伏,再差劲的山也该是这样个子。进了吕梁山方知,全然不是这么回事。
  后来才明白,为什么地图上,山西连同西边的陕西北部,要涂成黄褐色,且标明黄土高原。那不叫山,山是从地面上突起的,堆成的,而这些山梁,却是雨水将周遭的黄土冲走了,留下一道道的土梁,可以说是挖出来的。高高低低,沟沟岔岔,正是典型的黄土高原地貌。山西也有石头山,比如南边的中条山,跟河北交界的太行山,那才是真正的山。平原嘛,也就晋南、晋中几小块儿。
  然而,住久了,也爱上了这块地方。民风淳朴倒在其次,主要的还是安宁。那些大的政治风暴,几乎刮不到这儿。不是刮不到,政治学习,各种运动,都是有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个小县自然不会例外。总是天高地远,等刮到这儿的时候,早就成了强弩之末,没了杀伤力,应付应付就过去了。用领导干部们的话说,是变了形,走了调。古人说,乱世居山,确是这么个理儿。乱世是这样,盛世呢,也差不了多少。这可就吃大亏了。山西近年来经济总也赶不上去,怕就是这个原因。
  外地来山西的人,常会惊叹山西这地方,各种标语,尤其是政治标语的多而滥。光秃秃的山坡上,老远就能看到赫然的大字"绿化荒山,造福后代"。一群嘻戏的乡村孩子,个个泥猪似的,旁边的墙上写的是"计划生育,利国利民"。破败的农村小学校,校门两侧照例是"再穷不要穷了学校,再苦不要苦了孩子"。至于应时的标语,就是在省会城市的街头,也比比可见。
  是前年吧,一位南方的朋友来太原公干,抽暇来我家作客,在书房里,谈起了这情形,大摇其头,连声说都什么时候了,还是老一套,真是不可思议。我说,这也没什么不可理解的。人们做事,总是扬其所长而避其所短,经济上不去,要是政治再上不去,堂堂山西,偌大的一个行省,如何自立于中华大地。
  闲说着,我从书柜里抽出一本书,是我省青年学者谢泳先生编的,叫《旧时光》,书中收录的十几篇文章,全是解放前来过山西的著名文化人写的,这些人又大都有留学欧美的知识背景。我翻到一篇文章,说,你看到的这种情况,那时候就有,一面指给他看。二十年代初,胡适陪他的老师杜威来山西,在一封给朋友的信中说,他在太原的街上,看见路灯柱上都贴着白底黑字的格言,如"公道为社会精神,国家元气","天下具万能之力者,其唯秩序乎"。有许多都剥落模糊了。他认为,这种"圣谕广训"式的道德教育是不会有良好的效果的,人人嘴上能说许多好听的抽象名词,如"公道"、"秩序"之类,是道德教育的一大障碍。
  胡适还是太忠厚了,他只是说这种贴在墙上,挂在嘴上的抽象名词,达不到提高道德水准的目的。他若是活到现在,知道现在这些标语口号,还有另外的更其"神圣"的目的,怕要哭笑不得,责骂自个少见多怪了。
  1987年吧,我在某县担任副书记之职,虽是挂职,却是正式选举后出任的。那时全省正处于经济战略调整时期,不说发展什么农业和轻工业了,说往后要把山西省建成全国的能源重化工基地,还说这是中央给山西的任务,是山西的光荣。
  我听了不以为然,觉得这样的做法,是不可取的。真要这样做了,山西在全国的地位,只会下降而不会上升。你想嘛,所谓的能源重化工基地,能源不用说了,是煤炭,而重化工的原料,也是煤炭,这几乎等于说,往后山西只要发展煤炭一项就行了。这样畸型发展下去,久而久之,空气污染,地表塌陷,资源耗尽,民不聊生,整个山西会成为一个"垃圾场"。等那个时候再觉察到这一战略的失误,全都迟了。
  于是我便给山西省委写了一封长信,沉痛陈述了这样做的危害。我说,某大市是全国的轻工业基地,它用的棉纱是从外地买来的。某省全国的粮食基地,庄稼长了一茬,地不会下去一层,第二年再种还会长。而我们这个基地,煤只会越挖越少,煤田生长的速度肯定赶不上消耗的速度,从理论上说,总有挖完的一天。再炼焦发电剩下的灰渣,只会堆在山西的地上,不会打包让人家连焦炭与电力一起带走。长此以往,山西不是成了一个灰渣堆了吗。
此后,只要有机会,我总要讲单一的"能源重化工基地"战略对山西的危害。比如有次在山西财经大学演讲,我就说过这样的话:
  唐朝的柳宗元,是山西永济人,一生都在外地作官,总想着山西怎样才能强大起来。他写过一篇《晋问》,以与吴某对答的形式,历数山西的种种优势,每说完一种,就要问一句,"若是如何",意思是有这个条件,山西该强大了吧。第一问说的是山西的地理形势,东边的太行山怎样高险,西边的黄河怎样奔腾,而吴某回答说:"先生之言,丰厚险固,诚晋之美矣。然晋人之言表里山河,备败而已,非以为荣观显大也。"这句话中,"备败"二字,在《山西通志》中成了"备敌"。一字之差,意思就不一样了。原话出《左传》:"若其不捷,表里山河,必无害也。"可见"备败"是对的。
  想想也是的,这"表里山河",确实也只能"备败"。中原大战,阎锡山的部队打败了,一退回娘子关便安然无恙。三十年代前期,中国社会不安宁,这儿打仗,那儿闹灾,凭了这表里河山,山西成了全国的"模范省"。解放后到文革中,山西一直是个出典型、出经验、出干部的地方。而到了八十年代,随着改革开放的力度的加大,山西就只能每况愈下了。国民经济指数,全省人均收入指数,都远远地甩在了后头。
唉,这就像你一个没出息的弟弟,你恨不得踢他一脚,腿还没有抬起,又怕踢疼了他。毕竟是一母同胞呀。
  你只能狠狠地跺一脚,猛地转过身去。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