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真相与和谐  

2006-08-21 16:57:00|  分类: 2006年文章精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真相与和谐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6年第七期:我们为什么阅读)

 
 
 → 安波舜
辽宁丹东人。1982年毕业于辽宁大学中文系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创作发表长篇小说、中短篇小说、评论、剧本近200余万字
曾为春风文艺出版社总编辑、布老虎出版实业总公司总经理、布老虎丛书总策划编辑
现为长江文艺出版社北京图书中心文学主编
2004年编辑策划《狼图腾》、姚明自传《我的世界我的梦》获极大成功
 
  我们的文化里没有宽恕一说。也没有原谅的传统
  一旦说出真相,就要为此付出代价,还有连本带利的成本
  曾经对潘石屹说,北村刚写了部长篇小说,叫《我和上帝有个约》,有时间看一看。目的是,潘总看了忍不住要在他的博客里说几句,不管好坏总是有极高的点击率。潘总盖的房子领时尚之先,潘总读的书也差不了那去,于是就有大批的白领时尚人士趋之若骛。这是我明面上的想法,不丢人。私下里的想法是,该书我曾经给一个来自东北的地产商看过,他点头答应,也极具谦恭,似乎是得到了某种鼓励性的暗示,兴高采烈。但是几天之后,当问起有什么看法的时候,东北老乡大发雷霆,脱口骂道:北村是什么鸟人?他有什么权利窥探别人的隐私,还告诉别人怎么做?他是上帝还是黑暗中的滥鸟?!说出真相,笑话!我愕然怔住。给潘总看的意思是,如果作为地产商他作出与东北地产商同样的反应,那就证明潘石屹不过如此。如果不是这样,给予极高的或者积极的反应,那么,我所认识的潘石屹是值得骄傲的。可惜的是,潘总没有上我的当,据说是没有时间看。或者看了保持沉默。不过,不管怎么说,我想潘总一定会喜欢这部书。如果我对他的为人观察没有错的话。
  之所以看重各方的反应,是我本人作为该书的编辑,对《我和上帝有个约》始终有分裂感。在我的调查中,女人说这部书好,好的不得了:一个人、一个家、一个城市出了事,总要告诉人们事实的真相,说出来就可能获得原谅,掩盖或者埋藏在自己的心底,就会成为“恐惧”和“疑虑”的根源,个人活得不自在,社会失去信任,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异常紧张;
  男人,大多数男人,特别是成功的男人,对北村的小说很愤怒。原因大概是北村捅了男人的痒处:小到泡妞的伎俩以及撒谎的N种说法,大到政绩工程和发财的原罪。这当然不是男人愤怒的原因,或者说主要的原因。这年头,但凡成功的男人不是黑就是灰,是豁嘴子吃肥肉——肥(谁)也不说肥(谁)。大家彼此彼此,也就不知“耻”了。让他们受不了的是,北村居然告诉他们如果不说出“心里恐惧的真相”,你的生命就灰暗扭曲,你的心理就变态恐惧,你就是有万贯家产和驭民的权利,你活的很累很疲惫。我的诠释是,如果你把“罪”闷在心里,你的血压就高,你的心脏负担就大,你的肚子像隆起的山丘,你的心眼却越来越小;你开着宝马奔驰你怕大街上任何一缕仇视的目光,你位高权重却怕上级反贪怕下级告状,一有风吹草动你就草木皆兵,该低头的低头该上贡的上贡,你活得不黑不白不阴不阳,为了曾经的那点“罪”,你得付出一生的努力,不惜烧香拜佛甚至是逢场作秀。当然,这是轻的,重的就身心交瘁,由于长期不良情绪的积累,早早的就得了癌症或者心脑血管的疾病,再回首就悔之晚矣。
  我想这就是男人——特别是大多数成功男人看了《我和上帝有个约》愤怒的原因。我的分裂感是,作为编辑我承认女人的直觉是对的;作为男人我也有北村所说的“心里的恐惧”,也有“过错和罪”,也有一生都不愿意对任何人提及、更不愿意被人提及的“罪的隐私”。好在我是编辑和作家,我会在文字的游戏中扮演着赎罪的角色,解剖自己,更会在内心里对我的“上帝”诉说,发誓做个好人。关键是,我没有实施大的罪的本钱和资格。但是,别人怎么办?我们的文化里没有宽恕一说。也没有原谅的传统。一旦说出真相,就要为此付出代价,还有连本带利的成本。北村的和解模式是说出真相。但是中国的文化模式是掩盖。子为父讳,臣为君讳。鲁迅说:"中国人不敢正视各方面,用瞒和骗,造出奇妙的逃路来,而自以为正路。在这路上,就证明着国民性的怯弱,懒惰,而又巧滑。一天一天的满足着,即一天一天的堕落着,但却又觉得日见其光荣。" 为了掩盖和瞒骗,已经形成了根深蒂固的官场、商场和情场文化的制度、观念和意识形态。人们是一天一天的满足着,未见其堕落,但见其光荣。因而,我承认北村的小说是伟大的,但北村的模式是悲观的。对一般人来说,宽容和理解乃至于救赎是奢侈的,除非是有信仰,和上帝有约。比如南非图图大主教发起的“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的成功案例。
  那么,我们就没有救赎的希望了吗?我们就没有建构和谐的道德说教和模式了吗?好像也不是。我从各界男士对北村小说的反应,小心翼翼地探索出一个规律,那就是别跟中国人谈什么上帝和神。假如要救赎,假如要和谐,假如要我们团结身边的兄弟姐妹,假如心存社会的公平和正义,就讲我们自己的身体和生命。这是没有办法的事。佛教本来是以身饲虎的救他人的苦难,耶稣用自己的血救赎他人的罪,但是到了中国全变成了求子求财求平安的工具偶像。变成了现实功利的欲望梦想。那么,身为中国人的我们总得关心自己的身体和生命吧,总不能让我们活在心理的恐惧和“罪”的阴暗中吧,总不能英年早逝活得不爽吧,总不能在祖国繁荣经济发达物产丰富满目美眉的年代吃不香睡不着,一听到中央防腐倡廉的文件和运动就心惊胆战寝食不安血压升高心跳加速精神恍惚吧。所以,说出真相求得和解与平安,是值得的。哪怕是对神说,对自己内心的良知说,对自己的亲朋好友说……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