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响应圣贤号召  

2006-08-18 11:56:00|  分类: 2006年文章精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响应圣贤号召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6年第七期:我们为什么阅读)

 
 
 
 → 峙冰
真名李志兵,男,46岁
1975年昆明市第三中学初中毕业
现为北京电视台财经频道
《城市》节目首席记者
在和国际接轨方面
“情人节”衔接得最为顺畅,而且已成气候
还有就是“圣诞节”,大有和春节比拼之势
而当网上的那个在线小调查问到
“你了解世界阅读日吗?”
我实事求是讲,从来没听说过
还是在写这篇文字的时候偶尔发现的
 
阅读源于恐惧。写出下面这段文字的时候,正在等待夜里3:00阅读央视的世界杯直播。这也是一种阅读——阅读电视。为什么要阅读世界杯直播,因为惧怕第二天和别人交流时没有谈资,怕不入流。不入流是一种潜在的危险,被主流社会抛弃的危险。所以,阅读来源于一种内心的恐惧。

  “欲知千古事,须读五车书”。学富五车,那是很古老的追求。即便这个古老的追求早已被锤炼为一个成语,而且历时历代被广为传诵,我也是在1979年第二次参加高考,在复习的时候才晓得的。那时我已参加工作。内心想成为一个知识分子。
  看到“学富五车”这个成语的时候,心中一阵隐隐的恐惧。这种恐惧最初来源于读音:“学富五车”的“车”,是读“che”还是读“ju”?查了半天还是读“che”。意思也大概齐知道了,就是有学问呗。
  再往下查,“五车”一词出自《庄子·天下》篇:“惠施有方,其书五车;其道舛驳,其言也不中。”惠施是战国人,家中有丰富的藏书,人们便用“其书五车”来形容他的藏书丰富。逐渐又发展为用“学富五车”来作为对饱学之士的称赞。此时我恐惧的是,离饱学之士太遥远了。旋即又燃起一点希望,哪怕稍微近一点呢?
  莫洛亚(不知是不是那个法国小说家)说,“一本伟大的书,一定可以使读者在读过之后变成一个更优秀的人”。所以,1979年到1985年间,王府井书店是我去的最多的地方。主要是想傍傍伟人,使自己能够看上去优秀一点。为此,耽误了泡妞的时间。

   另外一个让我恐惧的成语是“才高八斗”,那也是很古老的追求。“八斗”一词出自南朝谢灵运称颂曹植的话。他说:“天下才有一石,曹子建独占八斗,我得一斗,天下共分一斗。”赞的是曹操的儿子文才高超。
  高考复习时,对这类成语诚惶诚恐。因为那时突然发现身边那么多人比我有学问,而自己简直太没文化了,没办法,1975年的初中毕业生,约等于没上过学。那么多人将通过高考改变自己的命运,而我将有可能被甩在后面——这就形成了一种功利意义上的恐惧。对未来的恐惧。
  那时形容一个人的知识功底差,一般用“半瓶子醋”加以轻蔑之、鄙视之、嘲笑之。而对比古时先贤车载斗量的学问,咱就是那个足以被人轻蔑、鄙视、嘲笑的“之”,瓶子里别说是半瓶,也就是一两滴醋。
  正因为怕被人轻蔑、鄙视、嘲笑,怕继续成为那个“之”,所以,1979年就是本人苦读的开始,目的是往瓶子里添点醋。此前,的确没读过什么书。
  恐惧是需要参照的,拿古人作参照,不是因为志在高远,而是因为假如现实中的饱学之士真正在你身边时,会让你无地自容。说不定还会因羡而生妒。而古人却不会在你的现实生活中形成心理压力。
  所以,大多有恐惧感的人常常会以逝去的伟人为伍,通过阅读去享受文明的硕果,同时还可以照亮自我。如果在君子好逑的季节,伟人的警句是装饰自己常用武器。比如在这里,就可以顺手引用伯特兰·罗素的一句话了:“阅读将使我们与伟大的人物为伍,生活于对崇高的思想的渴望之中,并且在每一次困惑中都会被高贵和真理的火光所照亮”。可是,真正追女朋友的时候,这些招都不好使。

  时代真是让人目不暇接。好不容易攒了点玩意儿,却马上就不够使了。电视时代,视觉时代,读图时代,一连串的目不暇接让你目不暇接。与时俱进,干脆进了电视台。把一切能想到的、从眼目前闪过的视觉因素注意个遍,阅读个遍。正当你沉浸于图像大于文字的“图像崇拜”之中时,互联网来了,QQ来了,MSN来了,恶搞来了,网络电视来了——这一切,又让你产生新的恐惧。于是,天天爬网,阅读大量的文字和图片以及视频的垃圾,进而让你走入一个新的牢笼。
  渐渐地,离书籍越来越远了。而早先著书立说,名垂青史,当个作家或者向圣贤靠近之类的愿望,也渐行渐远。
  不过,一个叫凯里的外国人说了,随着现代技术的冲击,传统阅读似乎面临消亡的境地。这话听了让人有些许安慰:既然大家都将面临这一难题,自己也随个大流,逐波一下无妨。可是凯里先生接着警告说:“到下一个千年末,书籍还会存在吗?听起来这是一个杞人忧天的问题,但它是一个严肃的问题。”
   的确,是个问题。
 又想起了“学富五车”。古时用竹简,成语“学富五车”中的五车其实就指五车竹简书。有个叫叶延滨的人计算过,五车竹简书大概就是一手提箱纸质图书,如果用电脑光盘,大概就是一张光盘的容量。叶君以当今高科技的时代感质问到:一张光盘?这能叫“学富五车”吗?
  的确,学识是不能用车载斗量的。即便现在以快餐速度海量阅读,即便您有五车光盘,不过就是一个“知道分子”,而不是真正的知识分子。

  网上有个小调查问:“你在飞机或火车等旅行途中以及宾馆里带书吗?”。实事求是讲,会。但不如在上厕所的时候多。
  这个调查好像是缘起苏州一个名叫朱永新的副市长级人物,同时还是全国政协委员。他提出,要在中国设立“国家读书节”。听起来,这是一件挺响亮的事情。而且很有些根据: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就在每年的4月23日设了一个“世界阅读日”,也就是莎士比亚仙逝的日子。如果在中国,咱们选谁仙逝的日子比较合适呢?要我说,就选孔子的诞生日吧。
诸位:“顶”一下如何?!
  但是往下一想,又有些沮丧,在和国际接轨方面,“情人节”衔接得最为顺畅,而且已成气候;还有就是“圣诞节”,大有和春节比拼之势。
  而当网上的那个在线小调查问到:“你了解世界阅读日吗?”
  我实事求是讲,从来没听说过。还是在写这篇文字的时候,偶尔发现的。
  中国人每天读多少书?对于这个问题,朱委员朱副市长列出的一组数据更让你不能乐观:全世界平均每年每人读书最多的民族是犹太人,为64 本;全世界平均每年每人读书最多的国家是前苏联,为 55本;美国现在正在开展平均每年每人读书达 50本的计划。而我国的九年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中规定,九年期间学生课外读书量要达到400 万字,如果每本书是 10 万字,就是九年读书量为 40本,平均每人每年读书不足 5 本。
   这就是现实。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