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追赶2.0阅读时代的“迷幻列车”  

2006-08-16 15:5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追赶2.0阅读时代的“迷幻列车”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6年第七期:我们为什么阅读)

 
 →萧三郎  主持新京报文化副刊版块,主编新京报《书评周刊》
从10年前为了缓解无知而疯狂阅读
到面对阅读2.0时代的汪洋大海
我觉得自己的经历是这一代人的一个样本
一方面,我们是传统阅读的“最后传人”
另一方面,猝不及防的瞬间
变化世界的“过山车”已经将我们带入了
一个更为新奇的世界
为了缓解无知的疯狂阅读
 
  1996年,我从遥远的老家来到北京上大学,小镇青年杀入大都会,见到了无比辽阔的世界。外来者的身份始终笼罩在我的头顶,和中学去新华书店消遣寻找乐趣一样,我在北京的记忆也是从学校图书馆开始的;当然后来还有北京各式各样的书店。那个时候“万圣书园”和“国林风书店”刚起步就博得大名,互联网在中关村还很死寂,“愤怒青年”在大学校园比较流行,一群人在大学里无所事事。对于2000年之后将要应对的世界,我们一无所知。
在大学里,乖巧的我被老师的温情话语所激励。于是,从学校图书馆里源源不断地搬来大部头作品阅读,先是《美国新闻史》、《光荣与梦想》,然后是余秋雨、《白鹿原》、王小波的《黄金时代》等等。1990年代后期的那些年,和同学写信,天天讨论社会正义和革命情怀,并不惜笔墨地抄写文学作品中的大幅段落。为了缓解无知感,我在大学所做的也许最为疯狂的事情就是,每天去学校图书馆借5本书,专门挑名家作品和大家推荐的名著,第二天还回去再换5本新书。那根本不能算看书,充其量算是“检阅”那些书,书的色泽、气味、品相,以及还有谁谁谁借过、读过这本书之类的小乐趣。那时候的图书后面都有借书卡,每借一次就要签名。几年之后,伴随电子化时代的来临,这些乐趣基本消失殆尽。
  我依然记得第一次闯入北大南门附近“风入松书店”的情景,看到满架子的文学作品头昏眼花,当时作为“文学青年”的我就想:人这一辈子能看完这些小说吗?后来,我觉得应该杀到国家图书馆读书才够带劲。那个时候,国家图书馆还叫北京图书馆,离我所在的大学很近,周末的时候经常骑了个单车就去读一天的书。从最大的中文图书阅览室到港台阅览室,从中文期刊阅览室到电子阅览室,笔记和书目做了一大堆。这个时候,你问我为什么阅读?我会回答说,纯粹是为了缓解我的无知感和焦虑感。
职业性阅读及其伤害
  大学毕业之后,先后参与的几份工作都和阅读有所关联,不能不说和1996年以来的阅读经历不无联系。2003年之后,有机会参与制作新京报的《书评周刊》,阅读状态进入了另一种境地。爱书人扎入了书堆中,最初的狂喜当然是不言而喻的。
 《书评周刊》每年评价图书5千种以上,此一工作对我提出的挑战似乎更加艰巨:不仅仅需要对图书行业保持足够的敏感,而且还需要对重点图书资讯合理地掌握。而阅读一旦变成了职业行为,就必须不断地超越个人的情趣以及喜好,这是私人阅读与职业阅读的不同之处。新京报《书评周刊》做得有所起色,是因为我们和别人不一样。初生牛犊不怕虎,我们开创了一个“蓝海”(BlueSea),但是三年过去了,它不过仅仅还是一个“蓝”,是一个新领域,而并没有成为一个“海”,我确信那是因为我们确立了“行业标杆”,却远没有成为真正的“行业标准”。这也是如今的困惑所在,我想这会是我们经常拜会的“三文一黄”(黄集伟、吴兴文、王进文,即止庵、沈昌文)阅读顾问团队也难能帮我解决的问题。
因为,一种文化意义上的阅读分野正在悄然发生,我对此的命名是“平民阅读挑战精英阅读”。标志性事件分别是电视节目《读书时间》的停播;读书类杂志《书城》《万象》频传停刊消息;布衣书局、豆瓣等网站的不断兴起。尽管有不少电视人有志于做中国的“奥普拉读书节目”,但我清晰地知道这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性。同样,中国出版业界频频以《纽约书评》、《纽约时报书评》为师,但我依然可以看到这种精英文化没落的必然趋势。
转变:从阅读1.0到阅读2.0
  从古到今,阅读介质都在不断变化之中,倒不是说互联网等新介质将会有革命性的后果,而是它作为平民文化的代表将颠覆以前的操作模式,而它暗合商业文化的潜质将让它直接抢夺革命成果。
  首先,传统阅读的精英模式正在遭遇挑战。无论是《书城》杂志,还是《纽约时报书评周刊》,还是新京报的《书评周刊》,传统的阅读模型是这样的:市场上出版好书或者畅销书—专家或者编辑发现—编辑推荐、专家约稿—读者阅读报刊杂志上的书评—读者购买阅读。我将这种阅读模型称为阅读1.0时代,而现在的主流阅读模型则是阅读2.0,其阅读模型是这样的:市场上出版好书或者畅销书—读者发现并阅读—写稿,然后在小圈子(包括互联网、同仁杂志、手机媒体等等)定向传播—小圈子的传播效果被大众媒体捕捉—编辑推荐、专家约稿—读者阅读报刊杂志书评文章—读者购买阅读以及更大范围的推广。我所参与的《书评周刊》每年评价图书5千种以上,是目前国内评价图书最多的大众报纸,但对于中国每年20万册以上的图书出版数来说,仅仅是很小的一部分而已。而刚刚才崛起的豆瓣网站(http://www.douban.com/)的书评,依照我个人的预测,每天网友的自发更新书评数量当在500条以上。或许,这仅仅是挑战的小小开始?
  其次,借助web2.0等新技术的平台,新的阅读模式将成功对接商业文化。所有的传统阅读媒体,从电视节目《读书时间》,到杂志《书城》,到报纸《纽约时报书评周刊》,其基本商业逻辑依附于传统媒体的商业逻辑。最大特点之一是,过于简单的依靠广告赢利的模式。另一个更为重要的特点是,其价值考量过于依赖文化评价而敌视商业评价。在美国,超级“巨无霸”卖场亚马逊书店的价值远远大于出版明星兰登书屋,这就是商业文化的胜利,也是美国人的商业逻辑。尽管目前还没有借助新的阅读模式而取得成功的标志性公司或企业,但你只要想想黄光裕的国美电器和江南春的分众传媒的成功,就会为这一新的商业模式而心动不已?!
  传统的阅读文明正在变成为数字化的商业服务,这种阅读伦理的变化才是我们正在经历中的最为根本性的变局。图书作为信息、知识和文明的载体,将越来越从封闭、被少数人操纵的时代解救出来,变为服务、消费、甚至是娱乐和休闲、打发时间的一种填充,这和过去对文化尊敬的价值观是决然不同的。我们为什么阅读?在今天这样一个时代,其价值判断已经从过去的个人思想历炼,快速转变为一种唾手可得的信息消费与服务,这种无可挽回的杀伤力正在扭转传统意义的阅读伦理。
  从10年前为了缓解无知而疯狂阅读,到面对阅读2.0时代的汪洋大海,我觉得自己的经历是这一代人的一个样本。一方面,我们是传统阅读的“最后传人”,而就在促不及防的瞬间,变化世界的“过山车”将我们带入了一个更为新奇的世界。另一方面,这个世界我们现在尚观察不清楚,但它注定是为新一代人而设计的。正视和应对这种挑战,将是我们的责任,而作为传统媒体,尤其有必要和可能性,就像未来学家托夫勒所说,追赶上2.0阅读时代的“迷幻列车”。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