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通过劫持他人而使自己松绑  

2006-07-18 14:4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通过劫持他人而使自己松绑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6年第六期:我们这个时代的幸福与痛苦)


 
→胡赳赳
70年代生人
新周刊北京首席记者
著有随笔集
《布尔乔亚之痒》
诗集《百感交》
 
我们这个时代的幸福是家庭影院的幸福,而不是露天电影院的幸福。反过来的痛苦亦然
我们这个时代的幸福是家庭影院的幸福,而不是露天电影院的幸福。反过来的痛苦亦然。我们这个时代的痛苦不是需要粮票布票的痛苦,而是极端营销带来的“邪恶的传销术”的痛苦。
  如果坐在家庭影院里,还怀念一边看电影一边数星星的童年,未免显得过于矫情,所以,这幸福不提也罢,正如天堂乐队早年的一首歌所唱的:“幸福就是活该。”
  邪恶的传销术作为一门极端营销学,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大的败笔。因为它已经渗透到各行各业,而不仅仅留存于传销领域。你甚至于可以断言:这是一个传销的时代,传销术的原理既作用于经济、文化、政治和宗教,同时又对个体形成无以复加的强迫体征。
  传销术的原理可以概括为:1,造成更多人加入进来;2,通过劫持他人而使自己松绑;3,逐渐形成的黑帮化机制。
  我一个朋友的父亲,被一个久未谋面的人以考察项目的名义骗到当地,结果发现是传销,几天与家里失去联系,被围着做思想工作,要求其加入传销,好在他后来终于找了个机会逃脱出来。
  我想,能逃脱出来就是这个时代的一种幸福了,幸福总是带着劫后余生的庆幸。而不幸呢?不幸地是,总有人通过劫持他人而使自己松绑,于是传销组织愈演愈烈,地下网络越来越庞大。如果把传销术用来传播宗教,就是邪教;把传销术用来搞革命,就会诞生极端政权;把传销术用来促生产,就会造成盗版和假冒伪劣的横行;把传销术用来写作,就会产生大字报;把传销术用于盖房子,就形成了中国现在3.9万个开发商;把传销术用于慈善捐款,这总不算劫持了吧,但是,别忘了,中国大部分富豪之所以认捐,并不主动,而是被交换条件所劫持。
  许多人都认为“超女”是一场民主革命,我觉得可笑。把传销术用于搞娱乐,就会产生“超女”:首先,它造成很多人加入进来了;其次,它劫持了电视观众,使其变成超女选手,而残酷的PK方式正是通过劫持对方而使自己松绑;再次,在逐渐形成的黑帮化机制上,明眼人一看便知——它只是利用了草根阶层起事而并非以草根为归属。
  再比如说媒体,难道不是正在使用传销术而乐此不疲吗?他们恨不得把传销术等同于传媒术。“窦唯事件”中,报纸正是通过新闻手段劫持了他,而一个艺术家采用了暴力的方式反劫持,这令人始料未及——多大的痛苦才能使他这样甘于玉石俱焚?
  我感兴趣地是,报纸能为自己松什么绑?后来在与同事们的一次探讨中,找到了事情的真正答案:时政社会类的新闻是被捆绑的,不能多说,只好向娱乐滑行了。于是,就出现了从娱乐新闻中找猛料的局面,于是,窦唯必然被劫持。
  窦唯必然被劫持说明了报纸也是个被劫持者,报纸正是为了松绑才去劫持窦唯的,那谁又是报纸的劫持者呢,它又被谁劫持和捆绑呢?打住,这真像一部传销社会里的侦探小说。
对于我个人而言,遵从的秩序美感和道德法则是二十岁年少轻狂,三十岁工作狂,四十岁郎心似铁,如果我在二十岁工作狂,三十岁郎心似铁,四十岁轻狂,那一定会痛苦不堪,我会中枪般地哀号一声:我被劫持了!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