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其实我也不想浮躁  

2006-06-08 12:36:00|  分类: 2006年文章精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其实我也不想浮躁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6年第五期:天上的星空和心中的戒律)

 

→ → 杨哲
生于80后,出过三本书,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影视导演专业
毕业以后一直琢磨搞点第七代影视作品出来,但就是迟迟没搞出来
中戏的论坛上有个帖子问,你们认识杨哲吗
答者云:杨哲是不认识的,但听说杨哲的女朋友都很漂亮……


在我眼里,你无论做什么,
写了文章也好,拍了电影也好,弄完都是要做成一个作品,拿出去换钱的。
钱拿来了,你才能赡养父母,才能泡妞


    我幼儿园毕业的时候职业理想是当科学家,并不是因为科学家是多么高尚的职业,而是因为这个职业笨蛋没办法做。那时候我一百以内我加减乘除正确率高达百分之九十,很多人都夸我有数学天赋。直到小学四年级,我的正确率仅仅上升了两个百分点,我开始意识到,算术和数学还是有点差距的。不过俺爸妈早有打算。在我小学一年级的时候,他们就勒紧裤腰带,给我买了架钢琴。那时候学琴蔚然成风,好像谁家要是有点档次,客厅中央都要摆台黑色油亮的钢琴,至少也得弄台形而上有点相似的手风琴。人家学琴那是炫耀,我们家屋子也就三四十平方米,钢琴就能占了半壁江山。我学钢琴那纯粹是为了就业。那年我爸进了一趟王府饭店,回来以后兴奋不已地宣布了他的重大发现,饭店大厅里坐着个弹钢琴的女孩子,穿着一身华丽的欧洲古典连衣裙,往那一坐,轻松弹上几首曲子,那外国人就一百一百的小费往她手里塞。据说,除了小费,一个月还能给个三千多块的工资。最多的时候一个月能赚到七千。那时候万元户是衡量一个人财富的标准。人家一个小女孩一两个月就能造出一个万元户,那听起来当然是无比诱惑了。只可惜我个人没毅力,家长不狠心,所以最终也没能把我栽培出来。据说能出来的钢琴师小时候练琴的时候旁边家长都拿一个小竹板,一弹错了,叭的后背上就是一板。所以我时常想,可能脊椎有毛病也是钢琴师的职业病吧。

    后来俺上了一所普通初中。那时候我就想当电影导演,因为我妈在的国有单位有座免费的电影院,我这种孤独的独生子女,只能以看电影当作消遣。看得多了,自然也就有了感情。尤其是看到差劲的电影,就总会有自己要是拍的话,会怎么拍怎么弄的这种想法。但是想归想,因为听说搞电影很不容易,必须圈子里有人才能弄,所以我也没打算以拍电影为职业。初中的时候只想着好好学习,考所好高中,考所好大学。后来,听一个电影圈里的大腕说,中国缺少好编剧,这忽然给了我启发。如果我做一名好编剧,兴许我就有了资本来当一名电影导演了。于是我就琢磨如何做一名好编剧,那自然得先从当一名作家开始,就这样,我开始了写东西。

    我是从小就想着赚钱的那种人。很小的时候家里挺穷的。当然我也算是衣食无忧,想吃苹果就吃苹果,想吃西瓜就吃西瓜。不过每次吃的时候,都是爸妈看着我吃,他们不吃。小时候不介意,大了慢慢知道,那是他们舍不得吃。直到小学五六年级,我家里人开了买卖,家里才总算是有点钱了。生活处境的改变在我眼里留下了深刻的烙印。所以我特别想努力赚钱,让自己变得有钱,只有有钱才能活得更舒服。那个时代我记得人们还挺装X的,那时候一帮人写朦胧诗,谁的诗没人看得懂,必须讲解一下才懂,谁最艺术,最受到文学女青年的崇拜。不过那时候我就特蔑视这种装X的人。在我眼里,你无论做什么,写了文章也好,拍了电影也好,弄完都是要做成一个作品,拿出去换钱的。钱拿来了,你才能赡养父母,才能泡妞。那时候我就认准了校园文学肯定会赚大钱。因为那时代,没有与年轻人生活靠近的文学,大家都在看什么经典的大部头,但是谁也没法真的看进去。所以我估摸着,如果能写出一本贴近年轻人真实生活的书,肯定会畅销。所以我就开始动笔写。写了一半,出来了《花季雨季》,那本书依我看水平很差,但卖得很好。我想我的水平比它好很多,肯定会销量倍增。但是很可怜,我卖得很差。后来我才知道那本书的作者的老爸是当地的宣传部的头头。看来有个有权力的老爸比你的写作水平更重要。又过了段时间呢,韩寒冒出来了,他应该说是第一个偶像作家吧,水平也不错。他没有靠老爸,但也靠的是炒作。退学写作确实是一个极大的噱头。大家第一次听说他基本上都是因为这个。人有名了以后,写的书无论如何都会吸引别人的目光。那时候明白过来,噱头也很重要。但我是那种生活比较按部就班的人,没有特殊的老爸,也没有什么行为艺术。所以我对一夜成名也并不太抱希望。

    高中写了两本书,卖得还不错。国营出版社没有任何的包装和炒作,所以也见不到宣传。家里投了些钱开了个记者招待会。记者来了把三百块钱分了,把饭吃了,有些回去给你登了个豆腐块,有些连登都没登。那是我第一次知道记者发稿子是要跟你收钱的。那时候才意识到,其实这个社会很商业,或者说很冷漠。我以前还梦想过当记者,这个梦就此打住。

    快上大学的时候,有人推荐我去北大,但我觉得那离我心中的文学艺术的道路太远了。我需要一个给我自由的创作空间的地方,于是我就来到了中戏。这时候郭敬明冒出来了。他的书我看了,和韩寒水平差不多吧。有点才气,但都没法吸引我看完。那时候我问小女孩喜欢郭敬明的什么,她们说喜欢他的帅。我心想这方面我还是有压倒性的优势的。于是我回去就开始琢磨写一本又能耍酷又能有噱头的书,打算以此炒作一把,赚笔大钱。于是就有了我的第三本书——《杨哲主义》。这名字听着就挺唬人的。再加上配上了几幅靓照,连无数同性恋都给我发信。问题是吧,我那本是一家刚成立的出版社做的,这家出版社同时在做韩寒的另一本预计会畅销的书,首印了几十万册,一半没卖出去,然后这出版社倒闭了,我那本书刚出来,出版社都没了,我还宣传个屁啊。拿到哪去人家都以旧书为由不要了。看来噱头,长相都有了,没运气也是白搭。

    又过了段时间,深圳一个女孩出了本书,书极其无聊,也没噱头,但那书也卖了好几十万册,竟然还能改编成电影,找个香港帅哥来演,那长得很碜的女作家还能当女主演,大把大把的学生还被强迫拉到电影院去当观众。原来是女作家的老爸是大官,有钱有关系。这让我终于悟明白了,其实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还是钱。你是个白痴,包装包装,你也可以当一个偶像。这世界其实是被媒体操纵的。而操纵媒体的,是钱。

    超女说到最后,是钱的竞争。我们可以理解为,那些女孩他们幕后的经纪公司花了大笔的钱,在电视上买了这么多的时间,供她们在观众面前蹦蹦跳跳。你看着她们时间久了,就自然会对她们产生好感。你穿一双鞋子久了,要扔它的时候都会有点舍不得。这是一种人类的心理特征。只要你老看一件东西,你就会对它有感情。超女不需要漂亮,也不需要实力,只要她们出现在屏幕前的时间再多一些,再多一些。老百姓其实非常没有鉴赏能力。他们最喜欢人云亦云。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我的一个小读者给我发来信,她说,她觉得韩寒的书是她看过的最棒的书,北大教授和她观点相同。可是她的这封信的前半段还写着,韩寒的这本书是她读到的第一本书。

    因为我写书一直也没混出个名声,所以也就不打算写书出名了。我打算好好写几部好电视剧。前段时间写了个偶像剧,无论发到哪里,人家一听是偶像剧就不要了。因为以前拍的偶像剧很滥,都赔钱了。那些制片人都打算等偶像剧市场好了再投资。没有人敢做前锋。可是我觉得偶像剧才是属于年轻人的东西。80校园文学火了,下一步肯定是80一代电视剧会火。80一代可能是最庞大的消费群体了。而目前没有一部专门为他们设计的电视剧。这是个商业机会,但是我对谁解释,都没人听我的。最近听说,郭敬明的《梦里花落知多少》要被拍成电视剧了。我倒觉得其实这故事完全不适合做电视剧,小说提供的情节太少了,而且还涉及吸毒,卖淫等等种种审批过不了的东西,可是有人投钱啊。

    我刚写书的时候,琢磨十年出一本书。人家曹雪芹用一辈子写一本书,我用十年写就够多了。直到现在,我还是觉得,三四年一本正常。别人一跟我聊都是一个月一本。我问他们你是出书呢还是下蛋呢?人家反问,三年一本书,你还能维持生存吗?能租得起房,有妞泡吗?所以我想想,还是十年前那个写点朦胧诗就可以骗小女孩的时代好,至少房租不贵。

    我觉得我真的不算是一个浮躁的人。我是那种踏踏实实想做出来好作品,拿出去换干粮的人。现在的人恨不得拉出一泡屎来放进盒子里就拿出去骗钱。我真觉得象我这种人太少了。这个社会太浮躁。踏实的人被那些浮躁的人践踏起来的尘土掩盖了,反而没有人看见。我想或许能改变这个社会现状的就是媒体工作者。但据说现在新闻发布会的红包从三百涨到五百了。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