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当爱心遭遇制度缺失  

2006-06-06 10:09:00|  分类: 2006年文章精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爱心遭遇制度缺失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6年第五期:天上的星空和心中的戒律)

 

→ → 柯云路
原名鲍国路,1946年11月13日生于上海
1983年3月1日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三千万》获80年全国短篇小说奖
80年代初曾以小说《新星》而在文坛一炮走红
之后发表《衰与荣》、《夜与昼》等一系列作品


善意与爱心常常很强大,可以创造许多奇迹。
但善意与爱心又很脆弱,经不得欺骗和玩弄。


    近日看到一则新闻,报道南昌救助站的现状。据工作人员介绍,他们每日接待的骗子居然比乞丐还多。一些人以救助为名骗取火车票后,再到售票窗口退票或低价卖给乘客。并且这些人已结成帮派,跑票者为“马仔”,上有“老大”组织控制。每个马仔每月须完成800元跑票费,多余的“利润”才归自己。这则新闻说,在南昌等许多城市,“跑站”者竟占到了救助人数的60%。工作人员虽明知对方不属于救助对象,但如果不给车票,对方动辄大吵大闹,严重者甚至毁坏公物,打伤工作人员。无奈之下只好将票给出,以防进一步纠缠。

    关于骗乞,关于一些恶人强迫残疾幼儿行乞的劣迹,我们已看了太多报道。

    一次,我与一位外地来京的朋友约在车站见面,等人的时候,面前走过一个弯腰柱拐、表情痛苦的男人,拖着一条残腿依次向行人乞讨。这样转了一圈之后,他缓缓蹭到路边,我的目光本来对他只是无意识跟随,却突然被刺激了一下。这个男人回头看看,见无人注意,猛然直起腰来,将那支用来支撑身体的木拐夹在腰间,大步流星穿过马路。在接近对面车站的时候,他重新弯下腰,找回了刚才的姿势和表情,仍像一个伤残老者呻吟乞讨。

    我还认识一位导演,属于仗义行侠的性情中人。为助学两个边远山区的孩子,按月寄钱已坚持了几年。这件事成了他的一个兴奋点,每有朋友聚会总要提起。并不为炫耀,而是两个孩子确实争气。不仅从小学到中学成绩优异,还常常写信向这位导演汇报各自的学业与进步。更让他欣慰的是,村委会有时也会在信后附上“证明”,对导演的“高尚行为”表示感激。两年前他去那个地区的省会出差,特意要了朋友的车,带了一大堆礼物一路奔驰去看两个孩子。风尘仆仆地找去一问,才知两个孩子根本不存在,名字成绩均为造假。几年来他按月寄出的学费与生活费一向由村干部领取,那一封封汇报学业的信也由他们安排人定期写好寄出。这在当地并不是秘密。村里人说,这样的捐款还有好几笔。

    导演目瞪口呆,回来后发誓再不做任何捐助。

    行乞,并非中国独有的现象。我曾到过美国的一些城市,在热闹的街区和旅游景点也见过乞丐。他们往往默默地站在街道一角,手持缸子或底朝上的帽子。也有的会在行人经过时凑到耳边轻声喃喃,我听不懂,问陪同的朋友,知道他们说的是“借两块钱花花吧”。

    现今的美国人穿着相当随意,街上西装革履的人极少,大多数人都很休闲。这恐怕也是生活水平的一种表现,穿衣不再显示身份或财富,而回归到舒适与保暖。行乞的人表面上看也都衣着普通,甚至算得上整齐干净,并没有通常中国人概念中的可怜相。

    我有些奇怪,问陪同的人为什么街上行乞的是些并不衰老甚至看来身体健壮的人?朋友说这很正常,在美国,伤残老幼的生活由政府负责,这些人是不允许也用不着乞讨的。而那些拿着缸子站在街边的人不属于救助对象,之所以行乞,只因为流浪是他们选择的一种生活方式,他们愿意这样活着。

    我注意到,近年来中国经济飞速发展,常看到报上公布的一组组数字,我们的产值增速多少,人均收入又提高多少,中国如何已进入大国行列,国人应当怎样转变观念以具备与大国相匹配的心态云云。

    但我常有另外一想。为了那些高楼大厦,为了当下某种数字的增长,中国付出了怎样的代价。仅从道德层面上说,许多人不再相信求助的眼泪,面对乞讨者伸出的求助之手,选择默默走开。

    这或许并不能责怪人们缺少善心。

    当报上披露一些恶人强制孤残儿童上街乞讨行骗时;更不用说屡见报道的救助款的被挪用,救济物资的被贪污时;这些现象对善心的打击难以估量。

    善意与爱心常常很强大,可以创造许多奇迹。

    但善意与爱心又很脆弱,经不得欺骗和玩弄。

    扶助弱者一直是中华民族的传统,之所以有面对求助的冷漠,其原因之一,恐怕是对善意爱心的制度性保护的某种缺失。

    当一个人献出爱心时,知道自己的爱心未被亵渎,这是最基本的权利与要求。

    前不久东北发生的一件事情使不少人感动。一个患有严重脑疾并因此失明的儿童心存一个美丽的梦想,希望能到天安门广场看看升旗。但孩子的病情已经不起远途跋涉,于是,通过媒体和互联网,两千多人自发地组织起来,以一个“善意的谎言”在距其不远的城市模拟了天安门的升旗仪式,满足了这个病患幼儿的最大心愿。

    也有人不屑,觉得“小题大作”,是一种“资源浪费”。

    但我以为,当两千多中国人用真诚的祝愿为病弱的孩子编织梦想时,他们自身已得到了最大的回报,那就是在这个活动中的每一个人都知道自己是一个“好人”。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