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天上的星空与《庄子》  

2006-06-05 09:40:00|  分类: 2006年文章精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上的星空与《庄子》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6年第五期:天上的星空与心中的戒律)

 

→ → 止庵
毕业于北京医学院口腔系
(现北京大学口腔医学院)
当过医生、记者等
现为自由撰稿人
1972年开始写作
1979年开始在报刊发表作品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出版有《樗下随笔》、《如面谈》
《俯仰集》、《樗下读庄》
《六丑笔记》、《画廊故事》
《史实与神话》、《插花地册子》
《老子演义》、《不守法的使者》
《苦雨斋识小》、《沽酌集》
《向隅编》、《怀沙集》
《张爱玲画话》(与万燕合著)和《罔两编》


“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
此语境界极高,气象甚大,落到实处,无非就是“我行我素”或“我思我素”


    五一节前,得《SOH0小报》编辑来信,有云:“我们在做一个题目叫‘天上的星空和心中的戒律’,想请人从各方面来写一下有关经济发展背景下,人和社会的精神,道德和理性的问题,在全社会都在追逐物质,无所忌惮时,我们心中还应该有一些什么样的信仰和戒律。”说实话,对此我并未“做过很多思考”;现在想想,答案只有四个字,即“我行我素”,或者仿此杜撰一句“我思我素”,也许更其恰切。

    “我行我素”典出《中庸》:“君子素其位而行,不愿乎其外。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素夷狄行乎夷狄,素患难行乎患难。君子无入而不自得焉。”已经足以回答上述问题;亦可径用《论语·述而》里孔子的话:“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此即“素贫贱行乎贫贱”也。相比之下,《庄子》所说更得我心。《逍遥游》篇云:“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此语境界极高,气象甚大,落到实处,无非就是“我行我素”或“我思我素”——《庄子》为心学,侧重的是后一方面。

    《田子方》篇云:“楚王与凡君坐,少焉,楚王左右曰凡亡者三。凡君曰:‘凡之亡也,不足以丧吾存。夫凡之亡不足以丧吾存,则楚之存不足以存存,由是观之,则凡未始亡而楚未始存也。’”庄学的全部思考都是以自我为出发点的。凡君说“凡之亡不足以丧吾存”,是因为“凡”之存亡对“吾存”无所影响,对他来说,“凡”是“吾”的,而非“吾”是“凡”的;“吾存”,所以进而更说“凡未始亡”,——对比的话就是“楚之存不足以存存”、“楚未始存”,盖在凡君看来,楚王是以“楚”而不以“吾”为出发点,他的“吾”也就根本没有“存”过。

    《达生》篇云:“仲尼适楚,出于林中,见佝偻者承蜩,犹掇之也。仲尼曰:‘子巧乎!有道邪?’曰:‘我有道也。五六月累丸二而不坠,则失者锱铢;累三而不坠,则失者十一;累五而不坠,犹掇之也;吾处身也,若厥株拘;吾执臂也,若槁木之枝;虽天地之大,万物之多,而唯蜩翼之知。吾不反不侧,不以万物易蜩之翼,何为而不得?’孔子顾谓弟子曰:‘用志不分,乃凝于神,其佝偻丈人之谓乎!’”《庄子》中此类故事,讲的都是得道的方法;与前引《田子方》一节联系起来,可知凡君假若有所作为,当如佝偻者承蜩这个样子。凡君可谓“我思我素”,佝偻者便是“我行我素”。

    对于“天上的星空和心中的戒律”的问题,我想说的就是:“凡之亡也,不足以丧吾存。”“吾不反不侧,不以万物易蜩之翼,何为而不得?”精神、道德、理性、信仰云云,尽在其中矣。——附带讲一下,迄今为止,在思想上对我影响最大的是庄子和卡夫卡。现在“四十而不惑”,我这方面就大致定型于这一中一西、一古一今两个人的某种融合。如果分开来说,人生观多得之于庄子,世界观多得之于卡夫卡。后一方面留待以后再说罢。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