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我们村里的事  

2006-05-22 09:51:00|  分类: 2006年文章精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村里的事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6年第四期:互联网来了)

 

>>李敬泽
1964年1月生于天津,祖籍山西芮城,
少时随父母移居保定、石家庄。
1980年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1984年进入中国作家协会《小说选刊》杂志社,
1990年调入《人民文学》杂志社,现任副主编。
2000年获中华文学基金会首届冯牧文学奖青年批评家奖,
著有散文集及理论批评文集《河边的日子》、《看来看去或秘密交流》、《颜色的名字》、
《纸现场》、《冰凉的享乐》、《目光的政治》


这是多么幸福的生活,
这是多么伟大的歪吧2.0时代


    1·有一年从外村传来了锄头,我们村的老师们讨论了一晚上,天亮的时候他们敲着锣从村东头嚷到村西头,宣布本村进入了锄头时代。在那个时代,村东头的老六因为长了一张锄头脸被选成了模范,村西头的大妞她娘因为用锄头炒菜也被选成了模范,奖品都是一把雪亮的锄头。也就是在那时候,我们村决定今后凡是正确的事儿都要打个对勾,为什么?对勾不就是一把锄头吗?还有什么比对勾更能代表了我们生活的全部内容和正确方向?

    当然,后来又陆续传来一些别的新玩意儿,我们已经从锄头时代人欢马跃地走过了十七八个时代。你问为什么我们村自己想不出什么新玩意儿呢?那我倒要问问你,为什么我们要自己想呢?你没听说过青出于蓝胜于蓝吗?这说的就是我们村,但我们村不喜欢青,我们是黑出于青胜于青,什么东西经过我们染一道就算是到头了,什么玩意儿让我们一玩就算是玩尽了,那你说是谁聪明呢?我认为还是我们聪明,大聪明。而且我是这么想的,那些外村人,他们不专心,他们固然能弄出玩意儿来,但他们除了玩意儿之外有时还信点别的,而我们别的什么都不信,我们只信玩意儿以及玩意儿将带给我们的更美好、更更美好的未来,这错了吗?那话说回来,你要让我们不信玩意儿以及未来那你让我们信什么?

    2·那就说说我们村现在这个时代,老师们管它叫歪吧2.0的时代,至于啥是歪吧2.0,我一直就没能搞清,我认为那一定和我们村口那棵歪脖子老槐树有关,因为这个时代和这个玩意儿的主要玩法就是大家每天都去老槐树上贴纸条儿。老师们告诉我们,必须贴,很重要,否则就算没生活,等未来真的来了就不带你玩,看看,这是多大的事,你知道,我们都是相信未来的,所以连我婆姨每天都要忙里偷闲趴在炕桌上,写写我家今天都吃了什么、玩儿了什么,我们多么快乐,写她自己多么美丽啊,然后偷偷溜出去贴在老槐树上。我很担心这样下去,她会变成女作家,当然,如果所有的婆姨都变成女作家那么美好未来就算是来临了吧?

    3·我刚才说过,我们除了玩意儿什么都不信,我现在想起来了,我们其实也信别的,我们信是非。什么意思呢?比如吧,这世上有白天和黑夜,你们村也是这样的吧?但我们村和你们还是不太一样,我们认为白天必须阳光普照,黑夜必须漆黑一团,如果白天是阴天怎么办?黑夜有月亮怎么办?那我们就会生气,我们就会问天空和大地,到底出了啥问题?你说对了,我们是经常愤怒和生气的,我们把愤怒和生气叫作有理想。我们明辨是非,光棍眼里不揉沙子,这是我们的老祖宗传下的最优秀的品德,什么时候都不能丢,而且我们发现,这个歪吧2.0时代其实就是照着我们这个优秀品德设计的,我们一不小心已经走在时代前头了,剩下的只是怎么发扬和光大。

    所以,我们村里现在最热烈的活动,就是分清是非,打勾勾或者打叉叉,主要是在老槐树上那些小纸条上打,后来大家都觉得不过瘾,我们还在别的地方打,比如,在白狗身上打勾,或者在黑狗身上打叉,当然要是花狗我们就一起把它打死算了。而且我们还要比赛打得快,不能沉吟,不能说我想想,不能说这个事情很复杂,复杂什么?什么复杂?难道打个勾勾和叉叉还要想半个时辰吗?难道这世上除了勾和叉黑和白是和非之外还有别的道理吗?

4·今天村里很热闹,因为今天村里关于是和非的争吵终于达到了一百场,为此在老槐树下开了庆祝大会,老师们在会上说这表明歪吧2.0时代终于进入了一个新阶段,下一阶段我估计是二百场。——为什么争吵?你怎么还不明白呢?如果人家问,鸡好吃还是鸭好吃?我在鸡身上打勾,他在鸭身上打勾,我们就会马上分成鸡派和鸭派,那能不吵吗?能不争论吗?

    争论是好事,老师们告诉我们,既然这世上只有是和非,那么,世界就是一场大是非和大热闹,据说这是关于人生以及世界以及宇宙的最新发现,你想跟得上时代吗,那就是非吧。后来我就想了,是啊,是啊,是这么个理儿啊,今天喝着汤我就跟我婆姨说了:为什么隔壁那春妮儿把头发烫成个鸡窝?她难道不知道我是挂面派吗?挂面是是,鸡窝是非,今晚我就给她打个叉!我婆姨看了我一会,把汤碗直接扣在我的头上,然后笑咪咪地说:说得好,顶——

    5·当然,你看出来了,我们会在一切问题上分成是派和非派,如果问题实在不够分,大家就得制造是非,锄着地苦思冥想,有时忽然想出一个新分法,那就是对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重要贡献了,比如说:脸上豆豆多好还是脸上豆豆少好,大狗叫声好听还是小狗叫声好听?富人是好人还是坏人穷人是好人还是坏人不富不穷的人是好人还是坏人?再比如村里小饭铺的厨子究竟有没有职业操守是否往菜里擤了鼻涕?等等等等。

    每当有人想出这么一个分法来,我们就彻夜不眠,忙着在小纸条上打勾勾或打叉叉,然后,第二天,到老槐树下一看,我们就知道了,小饭铺的厨子确实是擤了鼻涕,因为大多数纸条认为他擤了鼻涕;或者我们就去打声音难听的狗,至于到底是大狗倒霉还是小狗倒霉,那么要看是大狗派占多数还是小狗派占多数。

    6·这是多么幸福的生活,这是多么伟大的歪吧2.0时代。但是,但是啊,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不,两个,先说第一个,那就是,老师们说那些往老槐树上贴纸条的人就是全村人民,老师们还说纸条那么多没有全村人民的热情参与是不可能的,但是我悄悄告诉你吧,别人家我不知道,就说我们家吧,除了我婆姨每天去贴上两张风月小稿儿,贴得最起劲的其实就是我那二小子,每天十张八张二十张,花的纸钱可不少,而且张张都是勾勾和叉叉,我、我爹我娘以及二小子他姐,其实都顾不上这个,哪有那闲工夫啊,虽说不是锄头时代了,但每天总得锄地吧?所以,现在的情况是,那小冤家每天从大槐树下转一圈回来,向全家传达新精神,我们就赶紧记下,免得到时候不知道该杀鸡还是该杀鸭。比如那天吧,二小子回来宣布:今儿多数说了,锄地应该从东往西锄,只有少数人认为应该从西往东锄,明儿全改过来吧。你说说,明明锄地的时候他是少数,在我家里他也是少数,怎么在大槐树下转一圈他就成多数了哩?如果我家是这样,我估计别人家也差不多,那么那个多数是怎么来的呢?这件事我一直想不明白,直到有一天,我们村里李老根儿得了失心疯,站在老槐树下念了一句诗:啊,喧嚣的少数,挟持着,沉默的大多数。你听懂了吗?我可不敢说我听懂了,因为李老根儿身上马上被打满了叉叉。

    8·话都说到这儿了,我索性把第二个秘密也说了:我怕,我非常害怕不小心站在了少数一边。你会说:少数怕什么呀,先哲曾经曰过: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那你和先哲都错了,在我们村儿,真理掌握在少数贴小纸条的人中的多数手里,听明白了吗?这啥意思?意思就是:你要是不贴小纸条你就既不是少数也不是多数你就是零,如果你不想变成零你就只有去贴小纸条可如果你贴错了小纸条你就成了少数,成了少数会怎么样呢,就这么说吧,那一次有个挨千刀的造谣说,我在锄地问题上站在西派一边反对东派,结果呢?那天全村的父老兄弟们就像过年一样,他们不在大槐树下贴纸条了,他们直接在我家的门口贴上了几百个小纸条,全都打着叉叉,你想想吧,我往后还怎么出门怎么在村里活人啊?

    所以,我已经立志,永远站在多数一边,即使不贴小纸条,我也要站在多数一边,反正他们告诉我,这就叫民主。

    9·我忍不住了,我还想说说第三、第四个秘密,就是小纸条的署名问题,就是小纸条的批发和零售以及利润分配问题,但是,我的邻居王三娘劝告我,这些都是这个伟大歪吧2.0时代的核心机密,如果说出了这个就是自绝于多数、自绝于时代、自绝于未来,那,那我还是不说了吧?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