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谁粘谁  

2006-05-16 09:50:00|  分类: 2006年文章精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谁粘谁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6年第四期:互联网来了)

 

>>戴小京
早年学习化学,社会学
从事农村政策研究获“对国家有特殊贡献知识分子”荣誉和津贴
下海管过酒店,当过厂长,并有短暂网络失足经历
现为某媒体利润负责人、作家老公


我想说的是由于互联网不仅已是不可缺少的生产手段
而且也日益成为不可缺少的生活手段,甚至已经融入生活价值
你只能在不离开它的前提下防止对它上瘾


    一个搞网站的旧相识顺道来访,我们在办公室附近找了个喝咖啡的地方坐下来。眼镜后的她依然给人恬静淡雅的感觉,看来互联网并没让所有人都疯狂。

    寒暄了几句之后,我马上把话题转到互联网:“你们的网我常去,很热闹,越来越粘人啦。”这是恭维,搞网站的都重视网页粘性。

    “谁粘你了?是你自己来的。”她冷笑。

    我下意识地直了直腰, 想起小时候粘知了。先熬胶,裹在竹竿头,高举着伸到知了背后,知了察觉了,翻身一飞,刚好和胶撞个满怀,粘上了。“但那是一只一只粘,你可是一群一群粘。”

    “这词儿从你嘴里出来怎么那么别扭。我再说一遍,是网民越来越依赖互联网,我们提供服务,仅此而已。”她似乎有点不高兴,使劲从小包里摸出一只烟,用食指和中指伸直了夹住。我赶紧从桌上抓了火柴替她点上,看她深吸一口慢慢把一缕白雾吹向黑色的天棚。

    我现在上网一为收信发信二为看新闻查资料,的确是每天必做的功课。但各种干扰可不少:“就说看财经信息吧,财经两边可全是‘非财经’,闹哄哄的标题,还插着一闪一闪的美图。如果标随心动轻轻一点,多半就去了个耗时间的地方。难道不是你们放的胶?”

    “不错,但你也承认那是因为你心动。我们只是把你需要的东西摆在你要经过的路上,当你需要的时候我就在你身旁。但前提是因为你需要。”(听起来耳熟:你需要吗?你需要你就点呀,你不点我怎么知道你需要呢?)

    我又下意识地直直腰。眼前呈现另一景象:晚上果园里一盏汽灯底下放一大锅加了药的水,密密麻麻的飞虫趋光而舞,纷纷落入水中。“对飞虫而言,趋光就是一种需要。” “你是虫吗?你的需要比虫子广泛得多呀。按马斯洛说的从低级到高级,从生理到社会到精神。你不想表达吗?不想有归属感吗?不想自我表现、自我实现吗?我们为所有这些提供平台。”(看来可粘的地方还真不少。)

    “表达思想和情感的确是人的一大需要。”网络赋予每个人发言的权力,尤其是匿名发言的权力。去聊天室或论坛注册,留个E-mail地址取个网名就可以开始表达。现在则是找个门户网站博客区为自己设个博客就可以一边广播一边单对单地聊。“问题在于匿名的多数可以不负责任地发言,思想怎样才能不被淹没呢?”

    “如果你真有思想,那就得看你的情商了。你可以挑些犯众怒的话题一语惊人,也可以找潘石屹这样的名人PK一下。要准备好挨板儿砖。如果你想当大众情人,那就先理解大家,替大家说说心里话,然后坚持公开写日记,当然重点不是写你的生活而是写大家想要的生活,同时能放几张写真更好。你的照片呢就算了。”

    我的经验是女士挖苦你的时候你最好听不懂:“对你们来说网民表达什么并不重要,照顾情绪帮你粘人才重要?”

    “不是帮我粘,是帮你自己粘。其实多数表达者并不追求听众的数量,他们更在乎别人的理解,哪怕就一个听众。忘了当初你在那儿大喊千古知音难觅,整天粘着网上的她聊个没完啦?忘了网下的她是怎么把你电脑扔窗外啦?”明显的幸灾乐祸。 “唉!过去的事啦。网络拉近人们的距离却又允许人们遮挡自己的身份,这就产生了许多戏剧性的心理效应。”

    “哟!多象是一场纯粹的化装舞会。分明是镜花水月,却又触手可及感觉到彼此呼吸心跳。”

    我觉着有必要循循善诱保持讨论的学术性:“你说的很对。当真实身份被遮挡后,人们首先会有一种解除所有禁忌的轻松。继而会象造神造鬼一样创造自己的网上人格,建立虚拟的社会关系。尤其是你们这些搞网站的不断丰富道具、创造情景,使虚拟变得越来越象真的。人们可以清醒地做美梦,先用理想包装自己,再对外缔结理想的组合。问题是虚拟终归虚拟,虚拟环境中长出来的理想一旦落地就难免迅速破灭。很多人因此陷入欲回现实不美好,欲求美好不现实的两难困境。”

    “难怪先是觅死觅活地要奔月,等真是碧海青天了又悔偷灵药、夜夜心寒。”不知这版嫦娥故事是讲给谁听的,也不知她何时又点了只烟。

    “还抽呢?”我想打个岔。

    “是啊。你抽得好好的干么戒了?”

    没办法,我要么不抽,一抽就四包。“其实烟瘾好办网瘾难办。网络成瘾的问题越来越大,你GOOGLE一下应该是中文条目上百万,英文条目上千万。网络成瘾者,对不起,就是被你们粘了不能自拔的人……”

    她瞪我一眼打断我:“被粘之人必有可粘之处。到现在为止我们没有粘到其它动物,除了人。你说他们是上网者成瘾还是成瘾者上网呢?”

    “好吧。我想说的是由于互联网不仅已是不可缺少的生产手段,而且也日益成为不可缺少的生活手段,甚至已经融入生活价值,你只能在不离开它的前提下防止对它上瘾。相反抽烟有百害而无一利,完全可以咬咬牙一刀两断。”

    “算了吧。当初说抽烟有理的是你,现在说百害无一利也是你。不是有利于理性思维、有利于调整情绪、有利于保持身材吗?”

    “那叫DENIAL——心理否认。给你介绍个重要的心理学概念:这是一种心理防卫机制,它使我们看不到令我们不愉快的事,本来是为了保护我们脆弱的心。但是,当你的行为正在导致慢性自杀时,你若没有勇气面对,采取心理否认的态度,那将是十分危险的。”

    “好了,我该走了。”她把大半只烟摁在烟灰缸里,一边站起来一边笑着说:“人会因为害怕痛苦而不敢面对错误,是不是也会因为害怕痛苦而放弃对价值的追求呢?对你们这些年过不惑的老男人来说哪种否认更危险呢?”老男人三个字被刻意加重了语气。

    我当然不会承认我老了!

    送她到路口,看她挥了挥手消失在人流中,我若有所失地往回走。这时突然很想很想回一下头,然而知了的经验告诉我:别回头,千万别回头!手机上跳出一条短信:“你~真~怕~有~人~粘~你~?”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