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危险的日本  

2006-04-03 09:39:00|  分类: 2006年文章精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危险的日本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6年第一期:我最怀念的年代)

 

>>新井一二三
1962年生,日本东京人
中文专栏作家,明治大学(东京)讲师
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学系毕业
曾在北京外国语学院、广州中山大学留学
中文著作有《东京上流》(台湾大田出版,以下同)
《午后四时的啤酒》、《我和阅读谈恋爱》等十多种


21世纪初的今天
谁也不能阻止全球化的势头
这一点我也理解
只是,为了接孩子回家
冒着北风站在东京街头
我的感觉不像在家乡
而像在很陌生的一块土地上


    日本治安怎么成了这个样子?自从去年11月底,连续三个小学女生被谋杀,导致全国的父亲、母亲都提心吊胆,不敢让孩子单独上街了。

    第一宗案件发生在去年11月22日。日本西部广岛市郊区的小学1年级女学生,放学回家的路上失踪。几个小时后,藏她遗体的纸箱在附近的空地被发现了。经几天搜查,三十余岁的日裔秘鲁居民遭逮捕。原来他还在秘鲁时,因强奸幼女而被起诉过,后来却非法得到护照,远赴老家日本来找出路了。可是,怎么看报纸刊登的他照片,一点也不像个日本人的。只有几分之一的日本血统和祖先留下的日本姓氏,并不会说日本话也不了解日本文化的“同胞”,何必过洋来杀死无辜少女?让人心碎至极。

    广岛案件发生以后,各地小学马上提高警惕,叫学生们集体上下课,不要单独在街上面对陌生人了。然而,12月1日下午,这次在东部枥木县的半农村地带,又有个小学1年级女学生放学回家的路上失踪。她跟同学们一起下课,一同走到离家只有几百米的三岔路,然后在路边停车场忽然不见了的。据报道,平时一定有家人在三岔口接她,可是那天不巧有事没能来。第二天,在几十公里之外的茨城县山区,少女赤裸裸的遗体被发现。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她胸部竟有十多处刺伤。执笔为止,这宗案件的犯人还没有被捕。不过,显然是特地开车来寻找单独行动的幼女,绑架去残酷谋杀后,扔到山林里的。

    当全国上下为广岛的少女哀悼的时候,又听到了枥木县的同岁女孩被残忍谋杀的消息。人们不能不质问国家治安究竟出了什么问题。特别糟糕的是,这社会明显有一部分人,对幼女有特殊的兴趣,有时控制不住凶恶的冲动,做出血腥犯罪行为而取得快感。第二宗案件的犯人,大概是看了有关广岛事件的报道以后受了刺激的。网络上不断地出现自称有恋童癖的匿名人士透露想要残酷伤害幼女的愿望。

    两宗案件发生在郊区和农村,出乎日本人想像之外的。大家以为:东京等大城市非常复杂,各种各样的怪人、坏人都会有,但是乡下嘛,大家都互相认识,“小村子犹如大家庭”,连锁门也不必要。但是,那种时代早已过去了。如今,小镇郊区住着外国来的凶恶罪犯,邻居们一点都没有被告知他的背景。农村社会也完全变了。第二宗事件发生在较为偏僻的地区。当地每家平均有二到三辆汽车;大人出去上班、买东西、办事情、甚至耕地,全开汽车去的。路上整天都见不到行人的地方,唯有小学、中学的儿童每天走长达两公里的 路上下课。

    报纸刊登了旅居国外的很多封读者来信。他(她)们异口同声地说:在外国,父母接送孩子上学是天经地义的事;日本人依然叫孩子单独上街,根本缺乏危机意识,等等。过去的日本人相信“水和安全犹如空气,自然就有的,不必付代价”;然而,凡是全球化的今天,没有一样东西是免费的了。正像花钱买瓶装矿泉水喝,做父母的非得出力气保护自己的孩子不可了。

    谁料到,仅仅9天后,又发生一宗少女谋杀案。这次,事件发生的地点并不是外边街头,而是补习班教室里。京都郊外的小学6年级女生,12月10日周6六上午,到附近补习班上课,忽然被21岁的男性教员刺杀了。犯人是京都的名门同志社大学法律系的学生,业余在该补习班给小学生、中学生教语文的。

    据报道,他两年前在大学图书馆偷窃女学生的钱包,被警卫员发现以后更耍野蛮,被警察逮捕过。大学当局处他以停学一年半。期间,他却应募当上了补习班的临时职员,人事部门根本不知他的犯罪记录,更不用说学生、家长了。受害女孩跟教员之间事先发生过几次矛盾,家长特意要求校方换个班主任了。可是,这天,他带刀和锤子来校,让其他学生和教员到另一个教室去,跟受害女生单独留下来后,马上下手而自己报警的。

    日本的升学压力相当高,到了小学5、6年级,为了对付升学考试,平日晚上和周末都上私营补习班的孩子不在少数。补习班算是日本孩子的第二个学校,却没受到公家的严厉监督。可见,这案件对全国父母带来的冲击多么大。连补习班教师当中都藏着罪犯,还有什么地方对孩子们安全呢?

    我家老大是东京郊区的小学2年级学生。本来,每天早上7点半一个人跑出去上学,下午3点多又自己跑回家,如果天气好,再出去玩到5点的。离家到学校有一个多公里,孩子要走接近半个钟头的路。好在住宅区的儿童人口不少,光是我家住的一栋共60多单位的大楼里,就有十几个孩子上同一所小学。上下课的路上,前边、后边都会有邻居同学们走路,我曾经不大担心安全问题的,除非回家的时间特别晚,天开始转黑。

    然而,三宗案件发生以后,情况完全不一样了。首先,学校当局实行1、2年级儿童集体下课了。全班学生同时离开学校,在几个教员的带领下,排队、分路、集体走,家长则要尽量在终点等待孩子接回家。早上也不能让孩子自己出去了;我陪他到附近的十字路口,等同班同学到来,嘱咐两个孩子“小心汽车,小心坏人”,然后目送他们几分钟。

    十多年前,我住在加拿大的时候,常被当地朋友问到:“为什么日本的犯罪率那么低,警察破案率又那么高?”。当年觉得回答这些问题特别容易:“因为社会一元化嘛,人口结构很单纯。不像是多民族共同生活的移民社会,大家的生长背景、价值观念都五花八门,让人很难预测到别人会有什么想法,会做出何种事情来”。根本没想到,在这么短时间内,日本治安会恶化到今天的田地。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这些年,外籍居民虽然比过去多了,但是增加幅度并不是非常大。更根本的变化还是来自日本社会本身。在小泉政权“结构改革”的政治旗帜下,从前那“小村子如大家庭”的感觉不再存在了。个人主义、利己主义蔓延,社会凝聚力迅速低落,竟有评论家把今天的日本形容为“一盘散沙”。

    难怪,最近在东京的电车上熟睡的乘客比以前少多了。曾经在公共交通上都放松如在自家卧房的日本人,现在知道了在外面非得“小心坏人”不可。

    21世纪初的今天,谁也不能阻止全球化的势头。这一点我也理解。只是,为了接孩子回家,冒着北风站在东京街头,我的感觉不像在家乡,而像在很陌生的一块土地上。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